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夫妻一般几天一次才算正常 我和妽妽的两天一夜

夫妻一般几天一次才算正常 我和妽妽的两天一夜

作者: 来源: 2022-02-23

“难道真是温婉拿出来的解决方案?”楚御拧着眉头,“可她哪里来的这个实力?”

“楚总……现在我们怎么办?”女秘书小心翼翼的问。

楚御冷冷瞪她一眼,“怎么办?需要我们怎么办吗?我们和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

女秘书楞了一下,然后赶紧点头,“对,对,我们和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

“下去。”楚御顿了顿,又冷声道:“对了,派人查一下这段时间夫人的身边有没有什么异常。”

“是。”女秘书答道。

夜风袭来,带着天地间残余的热气。

黑夜之上繁星点点,每一次闪烁之间,仿佛都充斥着欣喜的愉悦。

温婉和秦禾并肩坐在天台花园的长椅上。

“我们有多少年没有这样安静的坐着看星星了?”秦禾擦了擦眼泪,转头对温婉说。

温婉噗呲笑了一下,“没几年,我们大学毕业也才两年而已。只是我也没想到,居然有机会坐在秦氏大厦的顶楼和你看星星。毕竟,和看星星比起来,我们秦女神更喜欢看的是小狼狗的八块腹肌。”

被好友数落,秦禾破涕为笑,连最后那点儿郁闷都被冲散了。

“别说我,你还不是一样。楼下那个小东西不是还在等你。”

秦禾指了指远处大门外,一个瘦高男孩儿靠在车门上,身影被晕黄的路灯渐渐拉长。

那男孩儿,不是佐柒还能是谁。

温婉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顿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别提了,提起这个我就头大。原本就打算找个机会和他说清楚,现在又欠了他这么大的人情。你说我那什么还……”

“人情债……肉偿啊!”秦禾笑道:“而且肉偿,还是你占便宜。”

“……”温婉嘴角一扯,伸手挠了秦禾一下,“你脑子里怎么跟他一样,装的尽是些黄色废料。”

“他?”秦禾眼中光亮一闪,“看不出来啊,我还以为挺乖的一个帅哥呢!看来男人呐,都是一个样。不过这次我们真的是欠了他一个天大的人情,要不是他找到月痕帮了忙,我和我哥都得被逼得跳楼了。你是没看见,当时那个情形,我现在想起来都还一阵后怕。”

谁能想到周愠的出现根本就是苏家的计划之一。

周愠提出一个表面上可行的方案,可一旦这个计划被秦氏采纳,那秦氏的项目就会想错误的方向发展。

错误的方案坐实秦氏新药会影响患者身体健康,那秦氏就真的没有翻身的余地了,到时候苏家再收够,就一点儿阻碍都没有了。

如果秦氏不采纳周愠的方案,那今天的董事会,秦禾就会被直接逼着统一苏家的收购。

走出周愠这步棋,不管秦氏怎么选择,都是一条死路。

“是啊,今天是多亏了佐柒和月痕了。”

温婉虽然没有直接参与,却也能想象当时的险象环生。

秦禾点头,“从现在开始,佐柒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了,就冲这一点,小婉,你可得对我救命恩人好一点儿。”

温婉翻了个白眼,“好一点儿?要让我怎么好?都被他吃得死死的了,难不成还以身相许?”

“可以啊!”秦禾满脸的兴奋,“要我说,你早该脱离苦海了,和一个种马一样的男人有什么过下去的必要。这两年,楚御身边的女人换了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吧。”

温婉鄙夷的扫了秦禾一眼,“你真该拿镜子照照你这幅翻脸不认人的嘴脸,以前楚御可没少给你送礼物……”

“他送我礼物,不过是让我在你身边美言几句,让我做他腐蚀你的帮凶,礼物值几个钱?怎么能和我亲闺蜜的未来幸福比?”秦禾说。

温婉无奈的摇摇头,笑道:“是,宁毁一座庙,不拆一桩婚,也只有亲闺蜜,才敢劝我换男人了。”

她脸上虽然带着笑,可那笑容里的苦涩,却让秦禾忍不住心疼。

“小婉,不过说真的,你和楚御就一直这样下去吗?万一楚御知道了我救命恩人的存在,那他还有命活吗?”秦禾担忧的撇了撇嘴。

许是这个话题过于沉重,一时之间,温婉竟是不知道怎么回答。

寂静之中,是微信铃声打破了沉默。

“好了,战后交心谈话就此结束,你救命恩人说他饿了。”温婉看完消息说。

秦禾蹭一下就站了起来,“那还不快点儿下去,可别让我救命恩人饿瘦了。”

当时的秦禾不知道,她口中那个有可能会被饿瘦的救命恩人,一口气能干三碗饭。

*

灯火辉煌的城市,喧闹的逛吃一条街,每个店面都很火爆。

站在门口的服务员热情的将几人招呼进门,时不时还偷偷看左柒几眼,青春正好的年纪,发现帅哥总是移不开眼。

“小婉,左柒他是不是你们学校的校草啊?”秦禾拿着菜单点菜,想起那些服务员偷偷看左柒的模样,就忍不住想笑。

温婉偷偷翻了个白眼,“你问他咯。”

左柒坐在温婉身旁,看见了她的小动作,脸上满是宠溺的笑,“我是不是校草我不知道,不过……论坛上倒是把温老师评选为最受欢迎的女老师了。”

“哦?”秦禾眼神一亮,竖了个大拇指,“你们学校的同学有眼光!”

温婉拍了左柒的胳膊,“你听他胡说。”

“我可没胡说,不信你自己去登论坛看。”左柒躲了躲,到底没忍心让她的巴掌落空。

温婉一巴掌打了下去,才突然惊觉自己做了什么,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她本来挺温柔的一个人,可对上左柒后,就总是忍不住伸出自己的爪子。

秦禾看两人之间的互动,忍不住无奈的摇了摇头。

温婉的手机摆在桌上,等菜的时候,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却没动手去接。

秦禾扫了一眼,没吭声,左柒也没说话,只是嘴角及不可查的勾了勾。

好一会儿,手机不响了,菜也上来了。

“小婉,来,吃你最喜欢的醉鸡。”秦禾替温婉夹菜,拉回了温婉的思绪。

温婉埋头吃饭,可谁都能看出来,她的心思已经不在饭菜上了。

没隔一会儿,秦禾的手机也响了起来。

看见来电显示,秦禾轻哼一声,抬头问温婉,“你家的,我接不接?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撩男生污污的套路句子 头埋在双腿间吸食花蜜小说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我和妽妽的两天一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