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撩男生污污的套路句子 头埋在双腿间吸食花蜜小说

撩男生污污的套路句子 头埋在双腿间吸食花蜜小说

作者: 来源: 2022-02-23

唐绾心脏顿时紧缩起来,她顾不得许多,踉跄着扑过去将灯捡起来,眼眶一涩,眼泪控制不住的掉了下来。

傅臣佑见她这幅样子,只觉得越发心烦意乱,冷声道:“不就是一个台灯,明天让管家再买就是了。”

“这是你以前给我买的,”唐绾闭了闭眼睛,过往的回忆还清晰如昨,语气哽咽,“你说我害怕晚上,尤其是雨夜,就每天偷偷出去打工,给我买了这个台灯,说要给我一个惊喜……”

可现在,当初那盏被她视若珍宝的台灯现在躺在地上,如同她现在凌乱不堪的人生。

唐绾忽然觉得累了,心脏已经痛到麻木,她握着灯,眸光一点点暗淡下去:“你不是想离婚吗,离吧,我净身出户,当初我嫁给你的时候,你什么都没有,我也什么都没要,现在离婚,我一样什么都不要。”

傅臣佑只觉得心口某个隐秘的地方像是被击中了,一种从未有过的陌生酸软情绪让他张了张嘴,竟说不出话来,沉默半晌才冷冷开口:“现在离婚,是要让我抛弃糟糠之妻吗,让外界看我们的笑话?”

说完,傅臣佑收回目光,不再看唐绾,径直离开了。

唐绾将台灯散落的部件捡起来,笑得悲切。

她现在和傅臣佑之间,已经只剩下了这一张单薄的结婚证,其他什么都没有了。

好在,台灯坏得不是特别彻底,唐绾抱来工具箱,慢慢修了起来,眼泪却一颗颗的往下掉。

以前的傅臣佑,几乎一颗心都在她身上,虽然他们都没什么钱,生活非常困难,有时候甚至连饱饭都吃不上,但他每天都会带给她不同的小浪漫,从来不会让她掉一滴眼泪,而现在,他的心里,已经再也没有她的位置了。

如果可以,她宁愿时间永远停留在那个时候。

唐绾一直修到后半夜,才将台灯修好,她困极了,就这么趴在床沿睡着了,第二天醒来浑身都酸痛得要命。

她简单换了衣服,下楼时却听到厨房传来的动静。

浓郁的早餐香气弥漫在客厅里,唐绾一步步下楼,看到了厨房里那个忙碌着的身影。

赵晗薇穿着宽松的孕妇装,肚子看起来已经有五六个月了,见到唐绾下来,笑容满面的打招呼:“姐姐,你醒啦,饭我已经做好了,你快来尝尝。”

唐绾站在原地没有动,她瞪大眼睛,不相信傅臣佑竟然真的把别的女人领进了他们的家门!

“姐姐?”赵晗薇眉梢眼角都带着掩盖不住的得意,“你怎么了?来尝尝我的手艺吧,臣佑说最喜欢吃我做的早饭了。”

唐绾冷笑:“是,你跟傅臣佑连结婚证都没领,没名没分的,就挺着大肚子往别人家里钻,你是把自己的脸皮也丢进锅里炒了吗?”

赵晗薇脸色大变。

她在心里恨恨骂了一声,本来以为昨天晚上,傅臣佑就能跟唐绾离婚,但没想到过了一夜,傅臣佑竟然不提这件事了!

肯定是这个贱人背地里又说了些什么!

只要自己一天没坐上傅太太这个位置,哪怕是已经怀上了孩子,赵晗薇都不能放下心。

一定要把这个女人除掉,自己才能没有任何后顾之忧,抓紧傅臣佑!

她挤出一副柔弱的笑,道:“姐姐,你不要误会,因为你和臣佑结婚几年都没动静,阿姨急着抱孙子,所以才……”

唐绾语调尖刻:“所以你就上赶着替别人的老公生孩子?”

她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一声满带着怒气的:“唐绾!”

傅母大步走来,从唐绾身边掠过,将她撞得一个趔趄,上前扶住了赵晗薇。

“晗薇还怀着孕,你怎么能这么对她说话?万一她动了胎气怎么办,这个责任你担当得起吗?”

闻言,唐绾已经一片荒凉的内心,还是因为傅母的这句话痛了起来。

“我好歹叫了您几年母亲,如今您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让她过来羞辱我吗?”

这些年,傅母对她虽算不上一个好婆婆,但在那几年同甘共苦的日子,对她也算客气。

谁想到这才过了多久,傅母就全然变了面孔。

唐绾脸色苍白,冰冷道:“既然不想让我这么对她说话,就让她出去!”

傅母一时哑然,赵晗薇见状,急忙开口:“姐姐,你不要生阿姨的气,我给你们做顿饭就走。”

她将态度摆得极低,傅母愈发不悦:“好了,晗薇,你别弄了,快坐下休息一会。”

唐绾深吸一口气,对傅母道:“要休息让她滚回家休息,她不是什么好东西,娶她进门?最好擦亮眼!”

傅母的表情更加难看:“唐绾,你识不识抬举,晗薇怀着孕来做饭,你就这样对待她?”

唐绾毫不相让:“她上赶着来我面前找骂,我不说她两句都对不起她今天专门跑到我面前的这番苦心,不是吗?”

“够了!”

傅母厉声打断了她的话,呵斥道:“晗薇她也是一片好心,别再给我无理取闹,过来吃饭!”

唐绾心如死灰,她冷冷的看了看眼底闪烁着得意的赵晗薇,不想再跟这个女人呆在同一个屋檐下,头也不回的转身出了别墅。

清晨的街头还弥漫着未散尽的雾气,唐绾出来时,只披了一件单薄的外套,瑟瑟的寒意直往衣服里钻。

路边摆着不少早餐摊,唐绾走进街角的一家,对老板娘道:“要一碗豆浆。”

“哎,好嘞!”

老板娘应着抬起头,见到唐绾,笑着打招呼:“今天怎么就你一个人啊?你老公呢?以前不都是他陪你来吗?”

唐绾回答不上来,只能歉意的冲老板娘笑笑。

这家早餐摊以前经常带她来的,他们都没什么钱,就一人一碗豆浆,傅臣佑担心她吃不饱,还会经常给她多加一个鸡蛋,再小心的替她把豆浆吹凉。

而现在……

唐绾闭了闭眼睛,脑子里却不自觉的想象赵晗薇和傅臣佑如胶似漆的画面。

豆浆很快就端了上来,唐绾一口口喝着,早餐摊的门被重又推开,一阵凌冽的风伴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老板,要一份小笼包,一杯豆浆,打包带走。”

唐绾抬眸,有些惊讶的看过去:“慕轩?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我可以吃你胸前的小馒头吗 含蓄又污的开车短句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头埋在双腿间吸食花蜜小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