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新交的女朋友一直求饶 两a相逢必有一o格格党

新交的女朋友一直求饶 两a相逢必有一o格格党

作者: 来源: 2022-02-23

孩子没了,唐绾做了整夜的噩梦。

在梦里,她哭着求孩子回来,可不知从哪里伸出来一只大手,抓住孩子的腰,一把就将孩子带走了。

“我的孩子……”

唐绾哭喊着,在梦里追着孩子跑,她和孩子连着血肉,孩子没了,她的半条命也没了。

再醒来时,唐绾满背的冷汗。

此时窗外天色已经大亮,往常有些吵闹的环境,今天却安静的出奇。

唐绾迷茫的坐在床上,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应该做什么。

“唐小姐,你醒了?”端着药盘的护士从门外进来,“今天感觉好点了没有?你身体太差,药不能断,手抬起来吧,我给你输液。”

他说完,却见唐绾用一副诡异的表情盯着他。

这个护士……为什么光张嘴不出声。

“唐小姐?”护士迟疑的喊了她一声,这下唐绾确定了。

她什么都听不见了。

她崩溃的捂住自己的耳朵,不敢置信的盯着眼前人。

虽然一直知道自己耳鸣,但是在这个阳光灿烂的早晨突然失聪,她才惊觉自己已经被整个世界抛弃了。

“啊——”

病床上,唐绾发出刺耳的尖叫声,护士吓了一大跳。

“我的耳朵,我的耳朵为什么会这样?”她边哭边喊,眼泪流了满脸,“我是不是聋了?以后是不是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

什么?唐小姐听不见了?

护士立马放下手中的药盘,赶紧出门去联系医生来检查。

她跑出去好远,还能听见唐绾病房里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声。

得知唐绾聋了之后,医生们第一时间赶到了唐绾的病房。唐绾哭过之后,像个没有灵魂的木偶人一样,任凭他们在自己身上插满了管子,也一言不发。

检查结果出来后,三五个医生围在唐绾病床边上,神情严肃。

“是突发性耳聋,以后未必治不好。”

“你看她现在那状态,能活着都不错了,能配合我们治疗吗?”

“说到底,还是心理问题太重。”

医生们聊着聊着,想起唐绾这段时间的经历,都叹了口气。

“什么聋了?”病房门口,傅臣佑冷着脸出现,他往病床上瞥了一眼,睡了一觉,唐绾的状态却更差了,听到他说话,都没有转过头来看。

“傅先生,是唐小姐她……”医生迟疑着开口,“流产手术对她身体损耗太大,我们推测是因此引发了旧疾,所以才会引起失聪。”

失聪?唐绾?

傅臣佑指尖冰凉,像是被什么狠狠击中,痛的他五脏六腑都痉挛起来。

病床上,唐绾迷茫的睁着眼,一副了无生气的样子。她手腕上还有伤,傅臣佑毫不怀疑她可能会再一次自杀!

“我知道了。”他紧盯着唐绾,慢慢说道,“你们先出去吧。”

医生们静静离开了病房,看到医生们走,唐绾转头,才发现傅臣佑不知何时过来了。

他用一种极为深邃又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唐绾轻轻开口:“你是来骂我的,还是又想用谁的命威胁我?不过我没法配合你了,我聋了,听不见你说的什么。”

一番话,让傅臣佑心底滋生出丝丝缕缕的愧疚感。

原来他在唐绾眼里,就只会做这些吗?

病床上的唐绾嘴唇已经干裂,傅臣佑走到床头柜边,亲手为她倒了一杯水。

“起来。”他一手端着水杯,一手扶着唐绾的背,“喝点水。”

他低下头来的时候,细碎的发梢扫过唐绾的脖颈,唐绾浑身发抖,这个男人,明明害死了她的孩子,却还能在这里装好人。什么时候开始,傅臣佑竟如此陌生了!

“啪——”唐绾用力拍开傅臣佑的手,水杯啪嗒一声摔在地上,瓷片碎了满地。

“唐绾!”傅臣佑瞬间站起,声音饱含怒气。

“想用一杯水就把我打发了,你当我是乞丐吗?”唐绾声音嘶哑,“还是你期望我对你感恩戴德?傅臣佑,你真让我感到恶心!”

她眼里带恨,说出的话也毫不留情,傅臣佑怒火中烧,“恶心?原来是我多虑了。唐绾,你这种浑身带刺的人,根本就不值得别人心疼!”

说完这话,他再也不看唐绾一眼,转身便走。

唐绾听不清他的话,却能从他的表情中读出厌恶与失望。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傅臣佑失忆以来,这种眼神她看得多了。

病房里重新恢复平静,唐绾一个人躺在床上,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从唐绾的病房出来,傅臣佑的怒气却没有轻易平息。

他难得好心想亲自给唐绾喂水喝,谁料她满脸防备,还不识好歹的将水杯打翻了!

长廊里,傅臣佑的脚步沉重而快速,他冷着脸想回病房,却不期然的和一个年轻男人擦肩而过。

那男人站住脚步,回头略带惊讶的喊了一声,“傅总?”

傅臣佑眼神仍然带着冷意,不过对上年轻男人的视线,还是稍稍平静了一些,“沈二少爷。”

来人正是沈氏集团的二少爷沈厉星,见到他,沈厉星自来熟的搭话,“好久不见了,傅总怎么会来医院,是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傅臣佑隐瞒了真实情况,淡淡回答,“我是来这里视察的。”

“视察?对哦,我都忘了你是这家医院的董事了。”沈厉星笑了笑,“我是来这里看望朋友的,既然傅总是董事就太好了,我的朋友就麻烦你多照看了。”

他说完想搭傅臣佑的肩,被傅臣佑不着痕迹的躲开。

“应该的。”

没搭上肩,沈厉星有些遗憾的收回手,他在傅臣佑还很穷的时候就认识他了,还记得以前傅臣佑虽然穷,但脾气挺好的。

如今创立了傅氏集团,怎么性格反而变冷淡了。

不过提到以前,他又兴致勃勃的问,“对了,唐绾最近怎么样?你现在这么有钱,她也不用再为了你忙碌的奔波了吧?现在是不是和哪个小姐妹喝下午茶呢?”

唐绾。这两个字宛如尖刺扎入傅臣佑心底,他眸中神色瞬间变冷。

“唐绾已经离开这座城市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男朋友看电影一直想接吻 哄女朋友开心的段子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两a相逢必有一o格格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