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公交车撞到最里面去了 蝴蝶是怎么穿的

公交车撞到最里面去了 蝴蝶是怎么穿的

作者: 来源: 2022-02-21

万泽雨听见对方说是庞风的后人,不由心中大喜,他小时候常听爷爷讲"飞龙吟天"的故事,自然也听说过"八方残影刀"高手--庞风。

只是万泽雨不知道的是,孟剑云与郭岚月也遇到一位庞风后人,而且还是洛吉县县长。

庞风后人正要与万泽雨说什么,忽然一支金光耀眼的光箭破空而来。

庞风大惊,再度化作数道黑影,恰好躲过光箭。

但还不等黑影四散,随金箭飞来的还有一根金矛,不偏不倚正钉住其中一道黑影。

其他黑影随之消失,而被钉住的黑影眨眼变成昏迷过去的庞风后人。

万泽雨见状大惊,没想到庞风后人这么厉害,都连敌人一招也接不住,而且敌人始终没露面。

他心知自己更不是对手,甚至顾不上救助恩人,见庞风后人的摩托还倒在一边,他急忙去扶起摩托打算逃生。

不成想,又一股黑气不知从哪里钻出,如同凶狠野兽猛扑过来。

万泽雨见势不妙,慌忙离开摩托,那黑气正打在摩托之上。

不过片刻工夫,看来刚保养没多久的摩托,竟然处处生锈、斑驳不堪。

愈加惊愕的万泽雨爬起来就想逃,在这种程度的特异功能攻击面前,他一身的小发明都毫无抵挡之力,只能选择逃之夭夭。

可惜,他跑了没几步,便被又一股同样性质的黑气击中。

才三十多岁的万泽雨突然感觉气喘吁吁、四肢无力,好像还有白头发落下,他强撑着走了没几步,便摔倒在地。

头晕眼花之间,他唯一能做的,只有用尽残余力气,在上衣的第二个按钮上重重按下,便失去了意识……

转眼又过去一天一夜,夜幕再度降临洛吉县,可是身为县长的庞继辉依然不能休息,他亲自驱车前往西郊的一处别墅式私人会馆。

别墅外居然另外停着数辆豪车,庞继辉的专车与之相比,显得寒酸许多。

不过,会馆的服务生们可不会因此轻视县长的专车,反而殷勤地为庞继辉开门、引路、停车。

一名女子匆匆出来相迎,正是"乐宵"洗浴城的老板萧艳。

庞继辉:(匆忙问)董导演来了吗?

萧艳:(兴致勃勃)不仅来了,而且连意向书和策划案都带来了!

庞继辉:(大惊)他动作这么快?

萧艳:可不是,昨天本来想在洗浴城留宿他一夜,再让那不懂事的丫头给他好好"道歉"。没想到,他根本就不愿留宿,吃完饭就就回去赶稿子。听说是写了一晚上,今天中午联系的我,我就按照县长大人您的指示,把他约过来了!

庞继辉:嗯,做得好,他动作越快越好,风声可是越来越紧了,我们不能再磨蹭了!对了,那个丫头好好教训了吗?

萧艳:放心,她和那几个没长眼的保安都按家法教训过了,估计几天都下不了床!

庞继辉:(脸色阴沉)哼,教训得好。这年头,眼力见很重要,得罪错了人,就是给咱们惹麻烦。必须杀一儆百!我们需要是赚钱的手下,而不是惹事的手下!

萧艳:(娇嗔)是,是,是,县长大人教训的是!

庞继辉:老钱在接待董导演吗?

萧艳:当然,他还缠着要董导演给他安排一个角色呐!

庞继辉:那双侠缓过来没有?

萧艳:(脸色一变)烈焰侠缓过来了,飞影侠不知中了什么毒,现在还是起不来床。那两个抓来的家伙什么都不说,不如干脆处理了!

庞继辉:(神情沉重)其中一个不方便处理,另外一个留着或许有用,这也是我跟外边商量的结果。先关几天再说吧!我们先去见董导演,搞定下面的事。

庞县长口中的"老钱",不是别人,正是拖欠牛忠国等人工资的"钱富家",也是这座私人会馆的老板。

当然,庞继辉与萧艳也与这会馆关系匪浅,他们不仅是常客,还入了暗股。

在饭桌上,庞继辉对董大元递过来的意向书与策划案大加赞赏,还让对方抓紧把电子稿传过来,他打算以此尽快写报告,申请立项和出国考察。

让董大元意外的是,这种往往需要至少三个月才能收到批文的事情,庞继辉居然有把握半个月就搞定,还催促董大元尽快做好准备。

席间,庞继辉还希望董大元能利用自己的关系来邀请各地明星加盟,董大元有些为难地说:

"拍《钻石侠》时,我确实认识了一些明星,不过现在他们的档期都很满,即便挤出档期来客串,要价也会很高。"

钱富家:(满不在乎)董大明星,你就报个价,咱们至少请他十个大明星,这拍摄总价能达到多少?

董大元:(粗略计算一下)我想,那投资至少需要五个亿!

钱富家:没问题,我全包了!

董大元:(惊)钱总,您肯出五亿投资?

钱富家:(狡黠一笑)五亿投资是小意思,但我需要你的报价给做到三十亿。

董大元:(为难)三十亿,用不了那么多啊,而且我怕赚不回本啊!

庞继辉:(笑)我听说董导演,也是做过找投资的工作。有些行规,我想你不会不知道吧?既然你说要五亿,自然会给你五亿,但对外一定要声称是三十亿。如果票房卖出价去,我们只按五亿的份额拿红利。如果……我是说万一啊,票房不太乐观,就按三十亿报损失,我们绝不让你赔偿一分钱,你明白吗?

董大元:(心中一惊)庞县长,这,这不是洗钱吗?

钱富家:(不满)董导演,这话说得太难听了!你说,我投资你电影,既不让你打广告,又不逼你给我找女明星,我只是要让你给我多报个二十五亿的投资,怎么就不行了?做人,能不能厚道一点?

董大元:(忙举杯)对不起,钱总,是我说错话了!我自罚三杯!

说着,董大元连喝三杯。庞继辉随即喝彩说:"老钱,你看,董导演这么爽快,那是答应我们了!我们来敬他!"

又连喝数杯的董大元,有点撑不住了,便借口去厕所,想吐出一点醒醒酒。

他在洗手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自言自语说:"不就是洗点钱嘛,现在不这么做,到哪去找钱总这样豪爽的投资者?算了,反正我也不吃亏!"

在这种自我安慰中,董大元下定了决心,走出洗手间。

他在回返饭桌的路上,忽然听到一个房间中传出钱富家的声音。

奇怪,这钱富家难道也离席了,他这么激动,在说什么呢?

出于好奇,董大元凑过去偷听,只听钱富家借着酒意正兴奋夸赞:

"做得好,做得好,拿了我的钱,就别想离开洛吉县。哼,他们大概还以为是碰上普通的车匪路霸,绝对不会想到,是我派你们去做的!"

一个黑衣人立即回应说:"钱总,虽然这几个民工的钱,我们都抢回来了。但是牛忠国,就真的这么放过他吗?"

钱富家:(顿显沮丧)不放过他,又怎么样?谁能想到,这小子竟然是有点来历的,庞县长不让咱们招惹他。我看算了,这小子挺厉害,双侠昨天也吃了亏,不在状态。没有双侠帮忙,也斗不过那姓牛的。

黑衣人:不是听说庞县长有两位外国朋友,比双侠还厉害吗?

钱富家:(不耐烦)你是没长脑子啊!还是今天你没带耳朵啊!庞县长的外国朋友,是咱们能用的吗?而且,我刚才说了,是庞县长不让咱们招惹姓牛的,他会借咱们人手吗?

黑衣人:(忙不迭)是,是,是,钱总说得对!

这时,董大元听到有人走来,他急忙躲在对面房间里。

隔着门缝,他看到庞继辉气冲冲地推门就进。

等到庞继辉进入,董大元故技重施,继续过去偷听。

只听庞继辉火冒三丈地呵斥说:"老钱啊,接连五辆长途汽车被劫,是你让人干的吧?"

钱富家:(赔笑)县长,您放心,我派的人都是等长途汽车离开您的辖区才动的手。

庞继辉:那有什么用?被劫的五辆车里,三辆车上都有你刚给补了工资的民工。和谐只要注意到这一点,迟早会查到洛吉县来。

钱富家:所以,我才让他们劫了五辆车,而且是全车都劫。如果和谐查到了,也只能说是巧合,没那么容易怀疑到洛吉县内。

庞继辉:哼,自作聪明!现在上面对和谐管得严了,查案子比以前更勤快了,你不要有侥幸心理!这两天的事情已经够多了,你就别再给我惹事了!

钱富家:县长啊!您放心,我有分寸。我向您保证,从现在开始,在您借着出国考察离境之前,我保证不再给您惹事。不过,关着的那两个人留着也是祸害,处理了吧!

庞继辉:你就知道处理,这世界上有些人你越着急处理,麻烦越大!何况那两个人不是普通人!

钱富家:能把双侠打晕的当然不是普通人,就因为这样才危险啊!

庞继辉:我指他们来历不平凡,靠山大!

钱富家:(惊愕)您还没审问他们,就知道他们的来历了?

庞继辉:哼,我认识其中的一个人,看见他,我就知道这两个人是什么人了?

钱富家:哦?里面还有您的熟人?那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庞继辉:中央新成立了一个秘密直属部门,叫做"天道",这个部门的任务之一就是到各地调查咱们这种人的秘密。我看,他们就是冲你我来的!

钱富家:(惊惧)要是这么说,这两个人更要尽快处理了!

庞继辉:处理他们有什么用?据我所知,他们来了还没几天,不可能掌握我们的任何证据。而且"天道"派人出任务,肯定不会只派他们两个来,我接待的那两个"紫华社"记者,都有可能是"天道"的人。还有多少潜藏的敌人,我们根本不知道。冒冒失失杀了"天道"手下,只会引来更多难缠的敌人,留着他们两个,关键时刻或许还能当作人质。

钱富家:是,是,是,还是县长考虑得周全。那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庞继辉:我们下一步当然是……

"董大明星,我到处找你,你怎么在这里!"

董大元身后响起的高腔女音,不仅吓坏了董大元,更让屋内顿时鸦雀无声。

董大元自然听出那是萧艳的声音,他便故作醉态说:"萧老板,你们这里实在太大了,又有那么多房间,我都找不到路了!"

说话间,董大元自觉远离了房门,而庞继辉与钱富家也随即走出,招呼着客人重上饭桌。

晚餐继续,但见董大元真的面带醉意,三位主人也不好意思再劝酒。

庞继辉忽然问:"董大导演,这双侠的新闻出现也有些日子了,怎么您最近才来我们洛吉县啊?而且,其实我也一直在找您,就是不知道您去哪里隐居了,怎么说来,就突然来了?"

董大元:(实话实说)我本来也是想沉寂一段时间,让心静静。结果有个烦人的家伙,竟然能查到我藏身的地方,是他提醒我查查洛吉县,我才知道你们这里出了超级英雄

庞继辉:还有这么神通广大的人,比我更消息灵通啊。不知道这烦人的家伙,是何方神圣啊?

董大元:不是什么神圣,就是一个找不到工作的编剧。

庞继辉:(神色沉重)莫非是姓白?

董大元:(惊)县长认识他?

庞继辉:我不认识,不过昨天我接待了两名"紫华社"的记者,他们听说您要拍《钻石侠》姊妹篇,极力推荐一个姓白的编剧找我。您说这编剧找不到工作,却能认识中央媒体大记者,您说奇怪不奇怪?

董大元:(惊愕)怎么会这样?这家伙如果能攀上紫华社,那他也不至于一直籍籍无名啊!

庞继辉:呵呵,或许是个巧合。这姓白的编剧太多了,咱们两个说的可能不是一个人。对了,服务员,给董导演来点饮料,别让他喝太多酒。

随着庞继辉的招呼,一个容貌靓丽的服务员,端着一瓶饮料走入。

当她倒饮料时,董大元忽然闻到一股奇怪的香气,顿时眼前一黑,便倒在了饭桌上……

不知昏睡了多久,董大元依稀听见有人在呼唤他,不过对方口中喊的不是姓名,而是"喂"。

董大元强撑着睁开双眼,映入眼帘者吓得他顿时清醒过来。

那人看起来年纪不大,但黑发中夹杂着白发、白发还不时落下,灯光映射下的皮肤貌似鸡皮,又好像在恢复圆润。

察觉到董大元的惊惧,那人忙解释说:"喂,你不用怕,我中了别人的招,曾经一时老化,不过那招效果不能维持太久,我这正在恢复正常。"

董大元这时又发现,在角落里还坐着一个人,他一言不发,只是冷冷盯着董导演,让董大元毛骨悚然。

那恢复青春者又安慰说:"你不用怕,我们两个都不是坏人,我们是被坏人抓起来的。"

董大元:(试探着问)这,这是哪里,你们究竟是谁?

角落者:我叫庞继业,他叫万泽雨,我们是……来洛吉县旅游的,因为无意中发现那双侠有问题,所以被他们抓了起来。

董大元:(不信)双侠有什么问题?

万泽雨:(笑)如果双侠没问题,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个地方就是双侠私立的密牢。

董大元:(疑惑)我被双侠抓起来了?我刚才明明是在……(忽然想起什么,问庞继业),你的名字怎么跟洛吉县县长名字那么像,你们两个是亲戚吗?

庞继业:……哼,我不认识他,别跟我提他。

万泽雨:(懵然)洛吉县县长……叫什么?

董大元:叫"庞继辉"!

万泽雨:(惊讶)真的诶,这两个名字真的很像。继业,你不可能不认识县长吧?你如果认识县长,想办法通知他来救我们啊!

庞继业:(阴沉着脸)别傻了,那双侠一定是继辉的手下。尤其是那飞影侠,他的本领就是来自我庞家的"八方残影刀",虽然学的是皮毛,但这套本领的继承者在我们这一代,只有我跟继辉。既然飞影侠不是我教出来的,就一定是继辉教出来的。

万泽雨:(更惊)原来飞影侠是洛吉县县长的徒弟。

董大元:(冷笑)刚才还说跟县长没关系,现在又是喊县长"继辉",又是知道县长会什么本事。我敢断定,你们不仅有关系,而且关系十分密切。

庞继业:……哼,你爱怎么想都可以!

"堂哥,我到底怎么得罪你了,你要这么无情?"随着这说话声,被电子锁紧扣的玻璃门外,出现了面带冷笑的庞继辉。

庞继业:(顿时大怒站起)你不配当我堂弟,爷爷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庞继辉:瞧你说的,我身为一县之长,将洛吉县搞得风生水起,爷爷应该以我为荣啊!

庞继业:爷爷如果活着,知道这座县城的繁华,是建立在你与奸商狼狈为奸、偷税漏税、贪污公款、克扣工人薪水的基础上,他一定会亲手用"八方残影刀杀了你的!"

庞继辉:哼,我看未必,他老人家不是一向自诩奉公守法吗?他身上的江湖习气,早就在开国大业的军队中被磨平了。

庞继业:……没错,但他一定会大义灭亲,将你交给有关部门法办的!

庞继辉:(面露凶狠神色)反正他老人家已经不在了,你说什么都行!而且爷爷他从来就是喜欢你,不喜欢我,八方残影刀他全部传授给了你,却只教了我一半武功。明明从小就是我比你聪明,我比你更会来事,爷爷为什么那么偏爱你这个傻子!

庞继业:(怒气冲冲)你说爷爷对你不公平?难道你忘了,当初全家钱只够供一个孩子上大学,爷爷就是因为你聪明,才决定让你去上学,而让我去参军。可是你在大学里都学了什么?爷爷的苦心,都被你浪费了!

庞继辉:没有浪费!我在大学当干部、入学生会、拿奖学金,不仅成为政法系的高材生,更学会了如何做人。我同学当中,虽然也有学习成绩比我好的,却只会傻读书,不懂做人。而我看破了红尘,死守这一座县城,建立了我自己的小王国,享受了你根本就无法想象的生活。这就是成功!

庞继业:(冷然)你的好日子就快到头了,你这样的土皇帝,中央不会放过你的!

庞继辉:哼,话别说得太满,我知道是谁派你们来的,但如果你们真有证据,就不必偷偷摸摸来查我。等到你们掌握了证据,恐怕我早就到大洋彼岸去享受更加美好的人生了!

董大元:(忙解释)庞县长,我可不是来查你的,我甚至都不认识他们啊!

庞继辉:(微微一笑)是吗?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来证明吧!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男朋友说晚上喂我吃香蕉作文 我喂饱两个老头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蝴蝶是怎么穿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