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公交车撞到最里面去了 邻居老头把我弄舒服死了

公交车撞到最里面去了 邻居老头把我弄舒服死了

作者: 来源: 2022-02-21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龙怀宇与两位高手激战的树林已经被特警与军队封锁。

郭岚月驾驶的汽车此刻经过这里,因为通过万泽雨的异能,已经确认嫌疑犯的汽车大概可能差不多是从这条国道经过。

之所以无法完全确认,是因为"天眼"系统还有太多盲区,就以这条国道来说,只有少数路口设置了摄像头,其中还有几个处于"待修理"状态。

可是他们实在没想到,如此偏僻且缺乏长期修缮维护的道路,竟然会让军方与警方都如临大敌。他们不敢多做停留,略略绕路迅速离开。

让孟剑云这四个年轻人没想到的是,他们离开没多久,目睹孟剑云辞职的"陈泽"警官便亲自驾驶一辆警车来到此处。

本来即便是和谐人员,负责封锁的战士也打算让他们迅速离开,不过封锁线内走出一个人下令放入,才让战士们改变了主意。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戴着"忠"字面具的"武穆",看起来"天道"不仅在执法机关,在军队中也颇具影响。

陈泽警官则有些纳闷,因为他出发前才在局长介绍下与武穆见过面,怎么如此短的时间,武穆已经赶到了他们前面?

如果说,武穆不是有什么可以缩短路程的特异功能,就是"天道"拥有匪夷所思的高科技交通工具。

在武穆的招呼下,陈泽让带来的两名和谐在车内等候,随武穆进入封锁区。

武穆边走边问:"怎么样,你确定嫌疑犯是从这条国道上走的?"

陈泽:没错,沿途我们对比了监控,又询问了相关目击者,确认嫌疑车辆是沿着这条国道前行的。

武穆:能确定目的地吗?

陈泽:这条路的岔口比较多,暂时还说不好。

武穆:看起来,要找到他们还真要费一番功夫。

陈泽:(小心翼翼)我实在不明白,虽然对于我们和谐战线来说,孩子绑架是大事。但你们"天道""火威局"负责的都是高度机密的大案子,为什么也会对这起绑架案这么关心。

武穆:(笑)你们急着出发时,我来不及细说,现在也不必瞒着你。那孩子住进医院前不是受了伤吗?她受伤的地方散发着大量异常能量,我们怀疑袭击孩子者是异能人或者是超常规武器,嗯……这种武器我们也称为"异能武器"。你明白吗?

陈泽:(惊愕)这孩子的案件牵涉异能人,有点不可思议啊!如果说伤害孩子者与绑架孩子者是一伙人,那我敢肯定他们绝对不是异能人。因为,我已经查出嫌疑犯的身份。

武穆:(颇感兴趣)哦,说来听听

陈泽:那个冒充医生者,从眼睛对比来看,百分之七十肯定是个叫"刁贵"的人,外号"老五",有盗窃罪前科,他过去的作案手法就是用各种麻醉手段,将户主麻醉后,再入户盗窃。现在怀疑他故技重施,因为在他扔掉的失窃医生大褂袖子上,沾有他过去所使用的独特麻醉药成分。而且刁贵出现在我市出城要道,车内昏睡孩子虽然监控看不清楚,但基本能肯定就是被拐卖者。

武穆:那么这个嫌疑犯有同伙吗?

陈泽:从那辆汽车的监控录制视频看,他车内还有一名叫"雷德富"的人,外号"三哥",也有前科,曾经因为故意伤人入狱。我刚刚在手机上收到他的完整资料,没有显示出他拥有什么异能。

武穆:故意伤人?那他的力气应该不小吧?

陈泽:确实不小,曾经一拳打碎了别人的鼻梁骨。

武穆:那能不能一拳将本来完好的树干打飞?

陈泽:(笑)他可不像拥有这种力量的人,这种力量真的存在吗?

话音未落,武穆停住了脚步,指向前方一段树干。陈泽惊异发现,那树干上有一个完整拳印。

根据武穆所说,这树干便是被人一拳打飞,劲道之大竟然让它可以与下半部分瞬间完全分离。

让陈泽更惊诧的不仅仅是那树干,还有那遍处弹痕,仿佛这里经过一场激烈的战斗。

目睹陈泽目瞪口呆的神情,武穆微笑解释说:"陈警官,我看过你的资料,你稳重能干,值得信任。所以,我再透露一点机密信息,好让你重新评估将要面对的敌人。但你要注意保密。"

陈泽:(头皮有些发麻)保密没问题,但我们要面对荷枪实弹的敌人吗?

武穆:有可能!就在一个月前,我们"天道"怀疑有至少三架隐形直升机和至少两辆特殊车辆通过了我国某边防线,潜入我国境内。但是边防部队除了车痕,根本没有其他发现。

陈泽:(惊讶)隐形?是说那种可以不被雷达发现的直升机?

武穆:不仅仅是可以躲避雷达波,是连肉眼都看不到的那种真正隐形。

陈泽:(更惊)这怎么可能,我也算是个军事爱好者,据我所知,就算是A国,也不可能拥有这种科技吧?

武穆:A国或许还达不到这种水平,但是自从世界大战后,就在国际上兴风作浪的XK组织则很难说。某些情报显示,该国在几十年前就拥有了疑似来自外星的高科技,甚至有人说,XK组织本来就是外星人组建的秘密组织。

陈泽:(大惊)外星人?这消息可靠吗?

武穆:不管可不可靠,据我们所知,XK组织最近改变了组织构成,大量培养与训练地球各国高手为他们所用,并针对我国屡屡进行渗透和破坏。我们"天道"的任务之一,就是对付他们。

陈泽:那昨天在这里战斗的人,是你们"天道"的人?

武穆:不是,应该是我们的一个朋友,与XK对上了。如果不是我们接到那个匿名电话,也不会这么快发现这里。

陈泽:(若有所思)看起来,XK与这起案件确实有关,即便不是他们拐卖的小孩儿,他们会出现在嫌疑犯附近,也说明XK同样在关注此案。对了,或许有件事可以说通了。

武穆:什么事?

陈泽:根据孩子家长提供的情况,那孩子在受伤前后,性格发生极大反差,或许跟这个高科技国际组织有关。

武穆:(忧心忡忡)看来只有尽快找到那个孩子,才能彻底粉碎XK未知的阴谋……

对强者追踪一无所知的"刁贵"与"雷德富",此刻刚刚睡醒,为了担心被和谐盯上,他们始终没有让菲菲下车,而是到路边小饭馆为孩子买了些鱼和肉。

也正如刁贵(老五)说说,菲菲并未吃多少,两个刚转行人贩子的罪犯倒是饱餐了一顿。

随后,他们不敢出旅馆,便从黑油站灌满了油,晚上点着蚊香,在车内睡了一宿。

当刁贵醒来,无意中回首望去,却发现菲菲失踪不见,只有雷德富打着呼噜睡得正香。

吓得大惊失色的刁贵急忙叫醒了同伙,两人没想到那个傻孩子竟然敢趁他们熟睡逃跑。

两人慌张下车,焦急地四处张望,却不知应该到哪里去追那倒霉孩子?

这时,他们听到有所动静,回身一看,原来是菲菲竟然蜷缩在车顶上睡觉,这么高难度的动作,真不知道一个小孩子是如何做到的?

气急败坏的雷德富正要发火,却被刁贵阻止。刁贵耐心摇醒了菲菲问:"孩子,你干什么睡在这里?"

菲菲:(打了个呵欠)我好像胖了,车底钻不进去,只好来车顶了,虽然蚊子多,但凉快。

雷德富:(怒)你……

刁贵:(忙拦)三哥,别急,我来!(转向菲菲)孩子,你应该在车里,不应该在车底。

菲菲:我钻车底钻惯了,不习惯在车里。

刁贵:(惊疑)……你平常都钻车底的吗?孩子,你过的是什么日子啊?这可不像是家里有佣人的家庭能干出的事。

菲菲:(没好气)哼,别提那几个佣人,我在车底睡觉的时候,他们经常打扰我,真讨厌。

雷德富:(疑心渐起,低声)老五,你什么时候见过有钱人家的小孩儿钻车底睡觉的,这孩子恐怕是真有问题吧?

刁贵:(也心有疑虑)算了,有没有问题,都到了这里了,再去拐别人家的孩子也来不及了。好在还有两天路程,咱们把她的毛病给纠正一下,应该还来得及。

听兄弟这么说,雷德富也毫无办法,只能接受对方的建议。

他们连哄带劝,才把菲菲劝入车里。但菲菲还不肯安生,又说根据太阳光什么的,回家的路不对。

刁贵只好说,他们的方向是对的,只是因为交通问题,需要绕路云云。

菲菲毕竟是小孩子心性,也没有再多问。

而雷老三却偷偷告诉刁贵,他刚才抱这个菲菲时,感觉这孩子似乎比当初抱进车时轻了点。

刁贵知道这雷德富别看力大无脑,但是因为当过搬运工,对重量十分敏感,这一点绝对不会搞错。

刁贵不由心中疑云顿生,昨天给孩子吃得不错,又没让孩子多耗费体力,怎么可能体重不增反减?

就在雷德富抱下菲菲的时候,一组代表体重的数字出现在不远处的一辆隐形汽车内,前窗玻璃变化成的屏幕上,不仅有菲菲现在的体重,而且还有昨天的体重来作对比。

这些数字不是靠直接称量所得,而是在当事人毫无知觉的情况下,以激光远程扫描所得的数据,这无疑是来自许德拉的发明。

阿卡斯不解问:"为什么要测量那小孩儿的体重?"

许德拉:(笑)你忘记我说的了吗?两个人合体之后,需要一段时间由后者身体来消化前者身体。你看,这两个体重的明显变化,说明消化正在进行。我已经得到了那孩子在合体前的体重,当她恢复到当初体重后,消化便已完成。我们再计算这段时间,加上孩子的年龄和那只猫的大概体重进行换算,我最终就可以得到比较准确的正常消化时间。

阿卡斯:(大笑)哈哈,我明白了,你是把那个中国小孩儿当作你的小白鼠啊!

许德拉:当然,只要我愿意,所有弱者都会是我们的小白鼠。尤其是中国人,他们早在世界大战时,就已经为J国当过小白鼠,为J国的生化武器开发提供了很大帮助,当时J国人称那些中国小白鼠为"木头"。

阿卡斯:木头?真有意思。这孩子现在就是你的"木头"吧!

许德拉:没错,但我希望她是一块好"木头"!

阿卡斯:不过,仅仅计算出消化时间有什么用?我并没有看出合体后,这孩子拥有什么力量?她除了越来越像一只拥有人类外表的猫,也没什么特别的。

许德拉:先看看再说吧!

两人说话间,忽然看见刁贵汽车处的路边走出几个彪形大汉,另外有两辆拖拉机挡住前后通道。

拦路为首者怒目呵斥:"你们是干什么的?"

雷德富见这人说话穷凶极恶,顿时火冒三丈,正要下车教训这伙人,却被刁贵拦住。

刁贵嬉皮笑脸地问:"这位大哥,怎么称呼?咱们有事好商量!"

大汉:你不用这么客气,老子姓陆。我问你,你是不是昨天晚上在这停了一夜车?

刁贵:(笑嘻嘻)陆大哥,您多包涵。昨天没算好时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只好在这里凑合一宿。怎么,给您添麻烦了?

陆老大(大汉):(瞪眼)没错,你们汽车停了一夜,把我们村跟前这条路都压坏了,你们要赔!

雷德富:(大怒下车)你以为我们是傻子啊!这条路是国道,又不是花你们村的钱,是和谐给修的!就算压坏了,也轮不到你们收钱啊!

陆老大:(怒)混蛋,路修在我们村跟前,就是我们的,我说让你赔,就乖乖赔,不然今天让你们离不开这里!

雷德富:(瞠目大吼)怎么着,打架老子还没怕过谁,别以为你们人多就能欺负我!

见雷德富捏响了拳头关节,陆老大带的人纷纷取出匕首,陆老大则取出一把自制仿真枪。

见对方早有准备,连枪都有,强如雷德富也不由有点慌张。

刁贵忙劝:"大哥,大哥,我兄弟不知天高地厚,你们别在意,要多少钱咱们好商量。我这里还有几百元,前各位兄弟吃饭!"

陆老大:(抢过几百元怒斥)你这是打发叫花子啊!告诉你们,今天没有三万元,你们谁也走不了!

雷德富:(怒火中烧)你们都穷疯了吧!我们哪来的三万?

陆老大:没有三万,就留下车,再把车里的小女孩留下。

刁贵:(急)大哥,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们还有急事要送我们侄女回家,路还远,没了车子怎么走路?而且她还只是个五岁的孩子,你们要她有什么用?

陆老大:(冷笑)你们以为我没见过世面?你们两个这样子,一看就不是她家人,准是被你们拐卖的。别以为你们这一行行情我不知道,现在这附近小女孩儿很吃香,有的是花大价钱买的。你们要是不把小女孩留下,我就去派出所告你们拐卖!

听对方出言威胁,雷德富当即就要再度发飙,刁贵再度阻拦,并给同伴使了个眼色,他又对陆大哥说:"这位兄弟,是不是我们拿出三万元,就放走车子与孩子。"

陆老大回答得很干脆:"只要有三万元,就省得我们还要卖车卖孩子那么麻烦,但是你们真有三万元吗?"

"有,有!"刁贵边说,边探身入驾驶座,拿出什么东西。

雷德富则悄悄走到车后。

见刁贵如此听话,陆老大得意地收起枪,上前准备接钱。

没想到,钱没看到,忽然一股怪异香味飘入陆老大鼻子中,这个家伙当即就昏倒在地。

其他人见老大出事,立即喊打喊杀地冲过来。

这时,车子后备箱盖子猛然打开,雷德富掏出特制的棍子,也大吼一声,迎向后方冲来者杀过去。

而用药物熏倒陆老大的刁贵,趁势抢过陆老大身上的仿真枪,向前方射击。

一时间,场面极度混乱。

陆老大的手下也是一群亡命之徒,虽然刁贵有枪、雷德富凶悍,但这十几名路霸也不肯后退。

雷德富很快被几人缠住,不擅长用枪的刁贵打倒两人,手枪就被打落,他又捡起地上一把匕首,跟对方死磕。

有两人避开了雷德富与刁贵,径直打开车门强行将菲菲抱出。

本来就被吓得六神无主的菲菲,顿时叫嚷挣扎起来,她故技重施,又挠又咬,竟然挣脱了绑架者。

此时,刁贵已经被打倒在地,雷德富也自顾不暇,好几位大汉见菲菲如此"凶蛮",纷纷过来帮忙。

没想到,菲菲的身手速度完全不是普通女孩儿可比,竟然在大汉们中间游刃有余,飞速穿过,最后爬到车顶上,口中发出古怪的声音,让大汉们一时不敢接近。

通过远程遥控"隐形飘浮监控器"目睹这一切的许德拉,不由喜上眉梢,因为他已经看得清清楚楚,这菲菲无疑已经与那流浪猫"小白"融为一体,而且是被较为弱势的"小白"控制了身体,所以才能如此异于常人的表现。

可见,合体仪已经完全成功,只要再确定了对融入身体的消化时间,试验报告就可以完整上报XK总部了!

阿卡斯此刻见两路人打得不可开交,虽然只是一群普通罪犯打群架,他也忍不住手痒难耐,当即建议趁混乱去抢菲菲过来。

可是许德拉却在其他方向的监视器中发现了新情况,呵斥说:"抢人不急于一时,跟一群下等人打也没有什么意思,有值得你动手的高手到了,你还是去拦住他们吧!别让孩子被他们抢去了。"

听同伴如此说,阿卡斯忙问是什么高手?

随着许德拉调整车窗上的屏幕,渐渐放大一个镜头,只见疾驰而来的汽车后座上,赫然出现一张面孔。

阿卡斯看得清楚,那正是当日打歪"合体仪"的孟剑云…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有点污的情话 看了会滴水的段子图片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邻居老头把我弄舒服死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