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和男朋友出门穿裙子有多方便 omega校霸不太乖

和男朋友出门穿裙子有多方便 omega校霸不太乖

作者: 来源: 2022-02-21

看清祖父的模样,虽然一时错愕,但孟剑云也随即胆气大涨,一股力量从丹田涌入全身。

孟剑云猛地化掌为拳,抵住对方掌心。

可是这种变招,看起来似乎没什么作用,因为对方似乎更容易发力,让孟剑云的双臂渐渐弯曲,眼看就要抵敌不住。

这时,孟剑云突然一声大吼,拳劲瞬间如同破堤洪水,喷泄而出。

与他对战的阿卡斯顿时发出惨叫,随即粉身碎骨……

意识中的对战以孟剑云的胜利而告终,现实中的孟剑云也缓缓睁开双眼,这才明白刚才经历的对决只是一场幻想。

想到与去世的爷爷只是在思绪中匆匆一见,连话都没说上一句,孟剑云心中不由顿觉怅然。

见睁开双眼的孟剑云气息顺畅,似乎伤势已然痊愈,郭岚月等人不由长抒一口气。

在孟剑云脑海中短短对决的时间内,实际上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在这段为时不短的等待中,朋友们都为孟剑云提心吊胆。

因为,武林高手可以凭借自己的调息来治伤,毕竟过去只在武侠小说中提及,他们还是头一次亲眼看到。

对此,郭岚月不由心中有所怀疑,她过去见识过不少奇人异事,但从来没听说过只是吃点止痛药,就能让受伤者自己来治愈伤势。

她不由怀疑地望向白古天,却发现对方正在如释重负般擦拭冷汗,难道说刚才所谓的"佛系治疗",根本就是白古天在瞎蒙,如今他瞎猫碰上死耗子,所以才会暗感庆幸。

但不管怎么说,孟剑云现在确实感到神清气爽、行动更胜从前。

众人对白古天也只能表示感谢,将这位一事无成的个体编剧放走。

虽然孟剑云恢复如初,但是他们想到那两个难缠的强敌,以及现在失去了汽车和孟剑云的装备(暗器也已经全部打完),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继续追踪。所有希望只有放在万泽雨的异能上。

万泽雨以祁凤飞的小镜子作为显示屏,很快又连接上附近的各类监视摄像头。

在一处路口查出了一小时前,刁贵汽车急匆匆从这里经过。

再往后,万泽雨发现竟然再也没有任何摄像头可以供他连接。因为前方是一处较为偏僻的地区,共有三、四个村庄,隶属于夕照乡,目前还处于开发状态。

此处公路刚刚修好没多久,配套设施还来不及安装全。

村庄偏僻自然导致贫穷,不过矬子里面也出将军。

还是有些农户不辞辛苦、起早贪黑,根据季节不同种植各类蔬菜瓜果、在山间小溪中捞捕美味鱼虾、养殖不同家畜,再开着电动三轮车沿着尚未修缮完毕的公路奔走于附近景区和城镇之间售卖,因此成为了村中的富裕户。

要进入这一地区,在几个村子中,寻找菲菲的下落,靠步行实在是困难。

郭岚月等人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回到了遇袭处。

此时已是黑夜,此处连赶到的和谐们都已取证完毕离开,郭岚月的汽车无疑也被当作证物拖走。

就在众人万般无奈的时候,忽然见到远方有两道灯光缓缓移来,原来是一辆卡车。

在郭岚月的示意下,司机缓缓停车,打量着这几人,小心翼翼问:"你们是干什么的?"

郭岚月:司机师傅不好意思,我是记者,本来是打算去夕照乡南边的村庄采访当地农民,结果我们遇到了强盗,车子都被抢走了。

司机:(叹息)唉,你们也遇到那些家伙了!唉,这群家伙成天不务正业,就知道在这国道上打劫车辆。和谐抓了好几次,结果因为其中一部分年龄不满十八岁,抓了放,放了抓的,让他们越来越嚣张。

孟剑云:(疑惑)他们到底闹了几年了,不能永远不满十八岁吧?

司机:嗨,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你们,像是从城里来的,我正好要去落影村送货,就在夕照乡南边。去那里开车也至少还要几个小时,如果你们受得了,进车厢我载你们一程。

郭岚月:(微笑)那就麻烦了。

司机:不客气,路费算你们一百元,没问题吧?

祁凤飞:(怒)你这不是趁火打劫吗?

司机:喂,如果按你们城里人打顺风车的价格,这么远的路,也差不多该一百吧!

万泽雨:(不满)喂,你不看新闻吗?顺风车早就停运了,还提什么顺风车?

司机:是吗?我还真不知道。那更好了,你们想,如果按城里出租车的价钱,你们更是占大便宜了。到底上不上车,不上我就走了。

听司机这么说,又看这黑漆漆的国道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无奈之下的孟剑云等人只能认了这个"便宜",爬上了装了一半货物的车厢内。

不知为什么,郭岚月倒是有特权坐在司机身边的副驾驶座上,如果不是见识过郭岚月的身手,孟剑云还真有点不放心。

当卡车发动,路边刹那间又显现出许德拉驾驶的汽车,后座的阿卡斯不满埋怨:

"我们干什么这么藏头露尾的?那几个家伙又不是我们的对手,应该让我再教训教训他们!"

许德拉:(不满)你还真是力大无脑啊!你教训他们,对我们有什么好处?你忘了我们组织的格言了吗?

阿卡斯:(试探问)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吗?

许德拉:(不耐烦)我说的是另一句:"没好处的事情绝不做!"所以说,我们就算把这几个家伙杀了,又有什么用?别忘了,那天跟他们交手,反而被人盯上,结果我们的监视器全被毁了,我安装在车上的小玩意儿又被流弹打坏了,结果连目标到哪里去了都不知道。

阿卡斯:(愤然)当初我说把目标抢回来,你非要让我去打那几个家伙,你现在还有脸埋怨我?

许德拉:(尴尬)那,那,那就算我判断失误!现在用中国话来说,我们是要"亡羊补牢"!反正这几个家伙能一路跟到这里,一定有他们的跟踪方法。我们就让他们做向导,去找到目标。

阿卡斯:哼,等找到目标,或许她已经被卖到村子里了。这些乡下的中国人是很野蛮的,我们抢起来会很麻烦!

许德拉:(笑)放心吧,我已经让兄弟们做好准备了,类似的事情组织上早就处理过,有经验……

阿卡斯:(惊)以前组织上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

许德拉:那倒不是,那一次组织上是为了对付我们的敌人,故意设的局。不过这次虽然目的不同,我们却不妨故技重施,而且那个敌人既然又出现了,就干脆做绝一点,再推到他身上,让他更加无法回到中国效力!

阿卡斯:(不解)做绝,是什么意思?

许德拉:(冷笑着吐出两个字)灭、村!

所谓无巧不成书,无论是XK高手,还是孟剑云等人,都万万没想到,刁贵的汽车已经到达了他们即将前往的落影村,因为这里正是他们原计划中的目的地。

不过刁贵没有将汽车开入村中,因为那目标实在太大。好在这山区中有不少地方可以藏车。这也是他们与买家约定的地点,一个中年人正在此处等待着他们。

看到菲菲,中年人大喜过望,因为这五岁的小姑娘虽然神情有些怪异,但看着可爱漂亮,活脱脱一个美人胚子。

这中年人甚至开始盘算,这小姑娘留给自己儿子当儿媳也不是不可以,说不定还能给他们家后代改改种。

刁贵让雷德富先稳住菲菲,跟那中年人收了钱,才偷偷告知一路观察到的菲菲爱好、脾性以及那带她回家的谎言。

中年人心领神会,交待了两人换车地点,才走到汽车前。

他不着急进车,而是从后备箱取出刁贵路上早就准备好的鱼味饼干。

那菲菲(实则就是猫咪"小白")望着四周环境,愈加恐惧,这离她印象里的"家"实在相差太远。

有种直觉告诉她,她此刻已经远远离开了家乡,可能再也看不到那几个喂她猫粮、为她挠下巴的佣人。

就在菲菲不知所措之时,忽然又闻到了鱼味儿饼干的气息,一对玲珑剔透的眼珠随即盯住了大叔手上敞口的零食袋,目光竟然半点舍不得离开,还不停咽着口水。

刁贵见这一招有效果,立刻说:"小姑娘啊!你家实在太远了,我们一时也回不去,现在汽车坏了,需要去修几天。这几天,你住在这大叔家里,他家啊有鱼有肉,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安心待几天,过了这几天,我们就来接你回家。"

此时的菲菲满脑子都是那鱼味饼干,刁贵说什么都点头,但根本没弄明白怎么回事。

当雷德富让她下车,看大叔笑嘻嘻递过一块鱼味饼干,她立即迫不及待地抢过来就吃。

大叔拿着零食袋让她走,她就乖乖地跟了过去,只要大叔不停递来饼干,她也不肯离开。

直到上了大叔的汽车,她才干脆抢过零食袋,大吃特吃起来。

等到饼干吃完,菲菲才发现刁贵与雷德富连同原来的汽车早已不见踪影,这时她才害怕起来,颤抖着声音问:"我们,我们这是去哪?"

大叔以和蔼语气回答她:"刚才那位叔叔不是说了吗?让你去我们家吃鱼吃肉,住几天,好不好?"

听到有鱼吃,菲菲立即忙不迭地点头。在她心里,既然刚才这位大叔给了她这么多好吃的饼干,应该也不是坏人吧!

就这样,她进入了远离庭宇市、山区深处的落影村。

再说刁贵与雷德富到达指定地点,换了车,又在主人招待下吃饱喝足,休息到第二天天亮才离开。

刚离开山区,刁贵忽然开车在路边借助树木隐藏了起来。

雷德富开始还以为发现了和谐,吓了个半死,直到看见一辆卡车开过,他才嘲笑起来:"老五,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连辆卡车都怕成这样。亏你也是进去过的,真给我们号子里的兄弟丢人!"

刁贵:三哥,不是我怕,还是小心点好!唉,咱们如果不是缺钱用,真不应该干这人贩子,这一行就是在号子里也被某些大哥看不起的。

雷德富:(沉默片刻)……也是啊,老五,你说咱们是不是太缺德了?那孩子其实挺可爱的,还帮咱们打过拦路抢劫那帮人,咱们却让人家小小年纪的就骨肉分离,我……心里有点难受!

刁贵:嗨,咱们算是有良心的了,起码这个叫"张奎"的,听说人不错。你看他也挺疼那孩子的,应该会对她挺好。咱们刚干这一行,算是有道义的,听说不少更缺德的,只要有钱赚,根本不管买家是谁。那些孩子可遭罪了,有被打残的,有被虐待的,跟那帮不管孩子死活的人贩子比,咱们就算是圣人了!

雷德富:(不耐烦)行了,行了,你就别瞎往脸上贴金了!反正,这种事,干一次就算了,我怕干多了会天打雷劈的!

刁贵:看吧,如果还是找不到更好赚钱的道,咱们既然干了第一次,就不怕有第二次、第三次,毕竟干这个真赚钱啊!

雷德富:……好了,别废话了,先离开这里。我现在想到那小丫头心里就难受,赶紧带我离开她远远的。

刁贵:三哥,你以后多干几次,钞票拿得多了,就不会这么菩萨心肠了!行,咱们走,更多赚钱的机会还等着我们呐!

说着,刁贵开车回到大道,继续往前走去。

可是,汽车没有开多久,忽然旁边有树干砸来,正挡住前路。

这刁贵的驾驶技术也算不错,及时停车。

刁贵心知不妙,正想倒车,却发现汽车引擎再也发动不起来。

因为,就在刁贵停车的刹那,不知从哪里飞过来一个纽扣般的东西,别看它体积小,却在片刻之间发出能量将汽车引擎破坏。

这种手段无疑是许德拉与阿卡斯所使用,他们为了避免被孟剑云等人发现,故意保持距离进行跟踪,结果却无意中发现了换车后的刁贵,但没看到菲菲,于是便设下了伏击。

当阿卡斯出现在汽车前,脾气暴躁的雷德富立刻钻出车外,向阿卡斯冲去。

结果可想而知,两人还没接近,阿卡斯随便挥出一拳,巨大拳劲便将雷德富撞回到车体上,当时雷德富就听到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他可比不上孟剑云,大口吐血,挣扎半天都爬不起来。

刁贵见力大魁梧的"三哥"居然这么不堪一击,顿时吓得脸色煞白。

而阿卡斯根本不管雷德富怎样,一拳将车窗玻璃完全打得粉碎,竟然将刁贵通过破碎窗口拽了出来,扔摔在地。

由于阿卡斯动作野蛮,刁贵身体几处磕碰受伤,因为疼痛而昏迷过去。

许德拉笑嘻嘻地现身出来,他一招手,周围又出现几个鬼面人,将刁贵与雷德富挟持走。

当他们离去时,许德拉用"铁套袖"发出光芒,眨眼工夫便将刁贵的新车完全粉碎。

不知过了多久,一盆冷水将刁贵泼醒,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鼻青脸肿的雷德富,看起来他已经经受了残酷的严刑拷打,不过还是没有说出XK想要的答案

阿卡斯似乎根本不在意自己的严刑逼供失败,反而充满兴趣,又狞笑着盯住了刁贵。

被绑在树上的刁贵顿时吓得浑身发抖,这时他突然听到雷德富用尽力气高喊着:"老五,不能说,绝对不能说!"

"没错,别说,千万别说,这样我才能跟你好好玩玩!"

阿卡斯不怒反笑的言语,却让刁贵更加心惊胆寒,他慌忙说:"不用玩,不用玩,我说,你想知道什么我都说!"

雷德富:他们是来抓菲菲的,他们是混蛋,是魔鬼,不能把那小女孩交给他们!

刁贵:(怒)三哥,你傻了吗?那小女孩根本跟咱们没关系,她能比我们的命还重要吗?不管是菩萨要她,还是妖魔鬼怪要她,谁要就交出来,咱们没有必要为她把命赔上!

雷德富:(怒吼)老五,你傻吗?看不出他们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吗?就算你出卖了那小姑娘,他们也不会放过我们的!

刁贵:(惊恐)不会的,不会的!(对阿卡斯)大哥,咱们江湖人要讲道义的,如果我告诉你那小女孩儿在哪里,你可一定要放过我们!

许德拉:如果你说出来,我会考虑你的建议。我们的时间很宝贵,别再浪费我们的时间了!

刁贵:(疑惑问阿卡斯)这位大哥,那位大哥说话在你这里算数吗?

阿卡斯:哼,他说话在我这里不算数!小子,看你也是个硬骨头的主儿,还是让我先跟你玩玩吧!

刁贵:(慌)别,别,我骨头一点都不硬,软得很。那个小女孩儿在落影村张奎家,你们去找他,放过我们吧!

阿卡斯:(失落)你小子真没意思,许德拉,你还有什么问的,赶紧问吧!

许德拉:好,小子,落影村的邻村都离这里多远?

刁贵:据我所知,最近的邻村也在十公里外。

许德拉:村子里大概有多少人、多少户?

刁贵:具体情况我不知道,我只进去过一次,看情况应该不超过七十五家,大概连老带小有三、四百人。

许德拉:(微笑)很好,阿卡斯,你可以动手了!

刁贵:(大惊)你们这是要干什么?说话要算数啊!你们要有诚信啊!

许德拉:(冷笑)诚信?跟你们这些中国罪犯讲什么诚信?

雷德富:(怒)你们,你们是外国人?

阿卡斯:反正不是你们下贱的中国臭虫!看在你们快死的份上,我就告诉你们。这次我们来,不仅要夺走那小女孩,而且除了她之外,这村子里的人都要死!对了,你们也不例外!

话音未落,阿卡斯一拳打穿了刁贵的胸口,在雷德富的悲痛呼喊中,这个刚转做人贩子的罪犯永远闭上了眼睛…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够了够了太多了已经满了下载 大尺寸的小黄说说1000字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omega校霸不太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