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公交车撞到最里面去了 余下全文打不开 3个步骤解锁正确的打开方式

公交车撞到最里面去了 余下全文打不开 3个步骤解锁正确的打开方式

作者: 来源: 2022-02-21

躲开了封锁区,通过手持"祁凤飞"梳妆小镜的"万泽雨"异能,郭岚月大概确定了前进方向,加速开车行驶而来。

就在这时候,他们依稀听到前方传来了枪声,孟剑云四人都不由心中一惊,郭岚月也慌忙刹车。

毕竟当代中国属于和平时期,而且国内对枪械管理严格,怎么会有枪声传来?莫非是某种烟花爆竹之类,但听起来又觉得不像。

这时,郭岚月依稀想起,曾经有同行报道过,在这一带国道附近,有村民自制仿真枪,打架闹事乃至拦路抢劫,莫非是有相关罪犯出现?

听郭岚月如此说,孟剑云更加担心,唯恐是人贩子撞上了强盗,那菲菲岂不是更加危险?

于是,在孟剑云建议下,郭岚月非但没有退却,反而加大油门往枪声传来处追去。

可是,汽车奔驰了没多久,忽然有树干从路边扔来。

郭岚月的驾驶技术也算不错,她一边高喊着:"抓把手,系紧安全带",一边灵巧躲开几根砸来的树干,但最后不得不来了个急刹车。

幸亏有郭岚月刚才的提醒,不然如此紧急的刹车,差点让祁凤飞与万泽雨从后座通过前窗玻璃飞出去。

车身停稳,孟剑云立即迅速下车,准备迎敌。

他眼见一个大汉向这里冲来,却来不及去后备箱取木制小太刀,好在随身藏着木制十字镖,立即发射过去。

但是那大汉根本不在意,随手一甩,劲道便足以将暗器打飞。

孟剑云急忙变换手法,想通过角度碰撞,以巧劲从侧面或后面袭击敌人,没想到那大汉皮糙肉厚,而且浑身散发出强横气劲,以巧劲进攻的暗器根本无法伤及其分毫。

弄清楚对方是个力量型对手,孟剑云立即冲上前去,双方各发一拳。

一拳之后,孟剑云身体居然略微飞起,他急忙运劲落地,但与敌人接触的拳头感到阵阵生痛。

大汉也身不由己地后退了几步,虽然只是几步,却让他颇感惊愕。

毕竟,他可是XK组织中以力量著称的"小熊座"阿卡斯,这孟剑云看起来也不过是会些"粗浅"功夫的普通人,怎么能击"退"阿卡斯?

在郭岚月急促要求下,万泽雨与祁凤飞都迅速离开了汽车,因为汽车目标实在太大,如果敌人还有什么猛烈攻击,很可能会对汽车发动。

那两人离开了汽车后的行动大不一样,年纪较大的万泽雨选择了找地方躲避,而祁凤飞仗着学过家传武术,也打算杀向阿卡斯。

这时,郭岚月大喊一声"小心",她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手枪,打向某处。

那里正发出一道激光,幸亏郭岚月的提醒,祁凤飞及时躲避,才避免被激光击中。

手枪发射的子弹击中了目标,却没有什么效果,因为对方用发射激光的金属"套袖"将子弹挡中。那正是XK组织的"长蛇座"许德拉。

察觉到郭岚月准确的射击技术,孟剑云一时错愕,因为他从来没听说过哪个国内记者随身带着手枪,射击还这么厉害。就算郭岚月隶属国家直属"紫华社",也不可能有这个特权啊!

就在郭岚月依然不肯放弃地边射击、边逼近许德拉时,刚才躲过袭击的祁凤飞又慌忙提醒孟剑云"小心"!

这时,孟剑云才感受到阿卡斯的逼近,他慌忙又是一拳打去。

但这次对方是全力冲来,孟剑云却是仓促迎战,结果阿卡斯没有再被击退,孟剑云则直接飞撞到汽车上,即便他平时注意锻炼身体,还是忍不住吐了口血。

阿卡斯还想继续追打,眼前忽然多出数名东瀛忍者,忍者们从不同角度持刀杀向这名大汉。

阿卡斯以娴熟的拳法立即与忍者们展开激战,可是每当他的重拳打到忍者身上,那忍者就瞬间消失,随即出现在其他位置。

重拳无敌的阿卡斯,在对忍者的诡异身份感到惊奇同时,心中愈加埋怨许德拉。

如果那套"合体仪"真是管用,将韦护的超级速度融入阿卡斯体内,这几个破忍者又算什么?

如今,阿卡斯颇有些"重炮打蚊子"的感觉,无论他能发挥出多大威力,偏偏就是无法对纠缠不休的"蚊子"们造成任何伤害。

在阿卡斯被忍者缠住的同时,祁凤飞急忙扶起孟剑云。

孟剑云随便一瞅,就知道忍者们不过是祁凤飞用幻影术变化出来的,就如同他到这小妹妹家中时迎战的大汉们一样。

孟剑云正想再与阿卡斯对上几拳,可是身体一动便疼痛不已。他只好放弃初衷,让祁凤飞掩护郭岚月撤退。

于是,已经和许德拉发生近战的郭岚月,突然发现多了几个忍者帮手。

她当然也知道忍者们的来历,不由望向汽车处,却看到孟剑云打出撤退的手势。

这手势,是他们小时候玩特战队游戏时所琢磨出来,就算是老年的孟飞龙与郭吟天也看不懂,郭岚月却一目了然。

迅速计算了双方实力对比,郭岚月只有接受孟剑云的建议。

由于树干挡路,汽车已经无法发动,他们只能步行迅速离开。

当祁凤飞离开一段距离,忍者们立刻消失,许德拉和阿卡斯才发现上了当。

这两人当然不甘心让孟剑云等人跑掉,可是又担心"试验品"遭到损伤,于是他们决定先去抢夺菲菲。

不过,当他们刚往人贩子与路霸混战处走了几步,许德拉"套袖"上红灯响起,他匆忙按下"套袖"上的按钮,随即升起的小光屏上映现出警车向这里驶来的情景。

做贼心虚的二人虽然无惧警方,却害怕招惹来更可怕的强敌(比如"天道"),所以选择了立即撤退。

在临走前,许德拉***纵一台隐形监视器撞向路霸拦道的拖拉机,并按下引爆钮,拖拉机顿时被炸得粉碎。

突如其来的爆炸,吓坏了厮打中的两拨人,加上远方依稀传来的警笛声,让他们更加吓得魂不附体。

路霸们慌忙扶起那位"陆大哥"逃走,刁贵见前路已通,急忙招呼雷德富与菲菲进车,匆匆继续向前逃去。

同样吓得惊魂未定的菲菲,也顾不上再问什么好人、坏人,只想尽快离开这"糟糕"的地方。

孟剑云等人不知走了多久,才停住脚步。

万泽雨身体最弱,立刻倚着树干坐下。

孟剑云则无比懊恼,刚才走得匆忙,连家传的那对小太刀都顾不上拿,不知道会不会被敌人毁掉。

他更恨自己学艺不精,居然连一个敌人都打不过,如果这两人跟人贩子是一伙儿,自己又凭什么把菲菲救回来?

同样狼狈不堪的郭岚月则并不说话,只是警惕地望着四周,唯恐敌人追来。

孟剑云这时才想起问:"岚月,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们紫华社会给记者配枪吗?"

祁凤飞:(也好奇问)对啊!岚月姐,你刚才的身手,可不像是记者,到像是特工!

万泽雨:(大惊)岚月姐,你不会给外国当间谍了吧!

孟剑云:(呵斥)别乱说,你以为"紫华社"是普通报社吗?岚月在那里当了那么多年记者,如果是间谍,恐怕……

万泽雨:(更加大惊失色)恐怕她早就窃取了大量情报了!

孟剑云:(气得哭笑不得)好啊,泽雨,给你个为国除奸的机会,把你岚月姐抓起来啊!

郭岚月:(笑)好了,剑云,别逗泽雨了。我现在只能告诉你们,我始终是为祖国和人民工作,不是间谍,更不会是叛徒!

祁凤飞:(试探问)你……是和谐?

郭岚月:不用再详细打听了,我不是和谐,也不是军人。对了,你们听说过"社会发展策划部"吗?

万泽雨:知道啊!那不是中央新成立的部门吗?听说主要是为了给社会方方面面建设,提供建议来参考的部门。

郭岚月:"紫华社"现在就隶属于"社会发展策划部",属于该部门的三产组织。我其实,现在在"紫华社"是兼职。我早已被调到该部门麾下的一个局级单位工作,不过具体情况是机密,我无权向你们透露。

孟剑云:(疑云未消)就算你调到那里了,这个部门又不属于执法系统,怎么会给你配枪?你又是什么时候学会这么厉害的格斗术?

郭岚月:我还是那句话,我无权向你们透露机密信息,我现在需要的是你们的信任。你们能信任我吗?

听郭岚月这么问,孟剑云三人面面相觑,最后也只能纷纷点头。

因为,以他们对郭岚月的了解,这位老朋友就算会隐瞒他们什么,但绝对不会撒谎骗他们。

可是,即便如此,他们对这位多年未见的世交朋友,还是心中充满疑问,一个身手不凡、枪法一流的记者,怎么可能只是一个"策划人员",到底这个部门策划的都是什么?

这时,孟剑云等也依稀听到了警笛声,他们三人正打算返回去看看,却被郭岚月阻止,理由是"情况不明,防止有鬼。"

深知XK手段的郭岚月虽然是一片好意,却让孟剑云等不由怀疑对方是害怕和谐,这让他们刚才的信任又产生少许危机,一个和谐部门职员就那么害怕与和谐接触吗?

看出朋友们目光中的猜疑,郭岚月正想解释,忽然听到树林里传来"淅淅索索"的声音,四人顿时警惕起来。

只见一名背着双肩包、大约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匆匆走来,但明显不是许德拉或阿卡斯。

本来举起手枪的郭岚月迅速将武器藏起,而那男子突见前方有人,也是吓了一跳,转身想走。孟剑云一声"站住",吓得此人不敢再多走一步。

祁凤飞迅速挡住那人想要返逃的前方,厉声问:"你是什么人?慌慌张张干什么去?"

中年人:(壮胆反问)你又是什么人?凭什么审问我?

祁凤飞:(一时语塞)我,我,我怀疑你是坏人,当然要问你!

中年人:你怀疑也没权力审问我!你要是和谐,亮证件给我看看!

孟剑云:(冷冷)我们不是和谐,但是刚才遇到了强盗袭击,我们怀疑你跟强盗是一伙的!

中年人:(怒)我?像强盗?我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哪点像强盗?

万泽雨:(笑)你?手无缚鸡之力?别闹了,你这体格就算不够强壮,看着也不瘦。

中年人:你……讽刺我胖是不是?我这是虚胖,浑身没力气的。

郭岚月:(冷声)你这双肩包看着也有几十斤吧!能背着它在这荒郊野外走来走去,你也蛮可疑的!

中年人:(不服气)我可疑,我看你们才可疑呐!我是下乡采风的编剧,包里是我的电脑和衣服,我当然要背着它们在这里走来走去。你们几个又是干什么的?

万泽雨:(悄悄取出小镜子)编剧?好啊,我听说过不少编剧,你说说名字,我们看看是真的,还是假的!

中年人:凭什么?你让我说,我就说啊!

孟剑云:(捏响关节)如果我们就是想知道呢?

中年人:(因恐惧而咽了咽口水)那个……我是非著名独立编剧--白古天,如果你们带手机了,上网查查我,应该能查到。

万泽雨:(迅速通过镜子查询)好了,信息出来了!呵呵,你可不仅仅是非著名吧,你的名字确实能查到,只是你写的剧本没有一个被拍出来吧?而且,因为你实在太没有名气,所以网上资料连照片都没有。

白古天(中年人):(疑惑)你……拿个镜子,就把我的资料查出来了?

万泽雨:确切来说,我只是查出了白古天的资料,不确定就是你的资料。

郭岚月:稍等一下,或许我们报社的资料库里有他的照片可以核对。

万泽雨:(兴奋)你们的资料库网址是什么,告诉我,我帮忙查一下。

郭岚月:(不满)你想侵入我们的资料库,别想了,没门,资料库根本就没有连接互联网。给我几分钟,我请同事帮忙查查!

于是,郭岚月拿出手机开始熟练查询,万泽雨想凑过去看看,却被孟剑云拦住。

白古天则在祁凤飞的监视下,口中喃喃说了句"这都是些什么人啊?"随即无奈地等待着。

期间,白古天见孟剑云似乎有伤在身,说自己"略懂医术",想为对方看看,但他身份未明,孟剑云自然一口拒绝。

终于在八分钟之后,郭岚月不仅收到了白古天的照片,而且得到同事回复:

"资料显示,此人对政治、经济、文艺、医术、法律等都略通一二,却一事无成。经审查,毫无可疑处,而且卫星定位其手机讯号显示,确系在你处出现。上级指示,可以信任其身份和安全性。"

郭岚月当然没有展示手机内容,只是淡淡说了句:"他就是白古天,而且应该也会点医术。剑云,让他给你看看吧!"

听郭岚月都如此说,孟剑云才勉强允许白古天接近。

白古天一番摸骨式的检查后,直嘬牙花子。

孟剑云:(不耐烦)你到底是能治不能治?

白古天:(无奈)你似乎是受到重创,伤势不轻啊!这里没有什么大医院,小诊所估计也帮不了你,万一给你吃错药,说不定会让你伤势加重。

祁凤飞:那你有药吗?

白古天:(从双肩包里拿出一瓶药,倒手中一粒)来,病人兄弟,我这药你吃下去,半小时后会舒服一点。

孟剑云:(将药硬咽下问)你这是什么灵丹妙药?真能治疗我的伤?我这可是内伤!

白古天:当然治不了,我要随身能带着治内伤的药,我就不是编剧了,是游方郎中了!

孟剑云:(怒)不能治伤,你给我吃什么药?!

白古天:别生气,听我解释,我这是普通的止痛药,虽然不能治伤,却能够让你暂时忘却痛苦,然后交给你身体自己来治疗。

万泽雨:(迷茫)交给身体自己治疗?这是什么鬼?

白古天:这叫"佛系疗法"!

孟剑云:(更怒)你是不是耍我?从来就没听说过什么"佛系疗法"!

白古天:你没听说过,不意味没有。我看你也是练过武术的,而且有内功底子,对不对?

孟剑云:哼,你摸骨摸出来的吧?

白古天坦然回应:

"那当然。听我说,人体是十分神奇的东西,拥有自我治愈能力。

但是,普通人的自愈能力有限,需要通过医术和药物来治疗,才能尽快康复,否则不等治愈就会让病情或伤势恶化。

可是练武之人则不同,你们锻炼出来的忍耐力与康复力都是异于常人的,对于这个程度的伤势,如果你能够调息运气,或许可以增强自愈能力。

即便不能痊愈,也可以阻止伤势的恶化。

所以,止痛药只是为了帮助你更好地集中精神调息,你只有靠自己才能躲过这一劫。

别啰嗦了,赶紧照内功路子救自己吧!"

听白古天说得头头是道,孟剑云半信半疑地勉强一试。

这白古天打算就此溜走,却被祁凤飞拽住,硬是要让他等到孟剑云调息有结果再走。

从查清白古天身份就没有多话的郭岚月,则关切注视着孟剑云,她感觉白古天说得确实有道理,但理论与实践有时未必是一致的。

而调息中的孟剑云,意识渐渐与周围环境脱离,虽然痛苦暂时被抑制住,但他依然感觉到气息被伤势阻滞。

而脑海中的他自己,则仿佛又遇到那个神力大汉,与对方一言不发就较劲起来。

双方谁也不肯退让半分,但力量处于弱势的孟剑云渐渐又步步后退,而且痛苦不知何时慢慢回到他的意识中,让他更加力不从心。

在此危急时刻,忽然大汉背后出现一名军人,他并未加入战局,只是大喝一声:

"剑云,你忘记我说的话了吗?

人只有不断战胜自己才能创造奇迹!

如果你坚持不住输给了你现在眼前的敌人,那不是因为你的力量不够,而是你的意志不够坚定!

你只有战胜他!才能凤凰涅槃、更上一重楼。

坚持,你绝对不能输!"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孟剑云不由愕然,因为那身穿土黄色军装、军帽有红五星帽徽的军人不是别人,正是孟剑云的祖父--孟飞龙!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老公晚上一边揉一边亲 再漂亮的女人上久了都会腻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余下全文打不开 3个步骤解锁正确的打开方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