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一上到底 我和小雪的故事

一上到底 我和小雪的故事

作者: 来源: 2022-02-19

隔天醒来,容槿紧张地下了楼,却发现傅宵权不在,司机阿盛倒是在。

“容小姐,早。”阿盛跟容槿打了声招呼,“先生临走前吩咐过,让我一会带你出去买几件衣服。”

“好。”容槿点头,心里却很疑惑。

那男人既然对她的身体不感兴趣,为什么还对她这么好?

用了早餐后,阿盛载容槿去了市区最大的购物中心。

他让容槿先去逛逛,自己找停车位。

因为奶奶的死,容槿走在商场里精神有点恍惚。

“小姐,这些都是新款,你可以试试。”耳边冷不丁传来说话声,把容槿拉回神。

她才发现不知不觉进了一家奢侈品服装店,站在货架旁。

容槿想起出来是买衣服的,刚打起精神,要从架子上取下那件雪白色真丝裙,旁边横进来一只手,抢先一步将裙子取走。

那女人丝毫没觉得自己抢了别人的东西,还献宝似的递给身侧的人。

“宁韵姐你看看这件,很适合你!”

容槿猛地回抬头,看到侧边站着几个女人正在挑衣服。

被两个女人围在中间的宁韵穿着一条D家最新款长裙,手里拎着个蓝色爱马仕,整个人贵气十足。

“嗯,这件不错……”

宁韵正赞许小姐妹挑的衣服,似乎感受到有强烈目光盯在自己身上,一扭头,就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容槿。

脸色苍白,精神似乎不太好。

自从容槿被保释出警局后,她私下偷偷查了下那男人,查到是给别人开车的司机。

没想到那司机挺有能耐的,还有钱让容槿逛奢侈品店……

想到自甘堕落的容槿,宁韵心里不知道多快意,笑着走上来,“容槿真是巧,能在这里碰到。”

容槿恨恨盯着宁韵,指甲扣进掌心里。

她恨不得把宁韵杀了!

可她现在一无所有,昨晚还被那男人无情拒绝了,没能力跟宁韵斗。

想着,容槿眼神一暗,转身就要离开。

而宁韵见她这副落魄样子,却偏偏不放过,又挡了上来。

“容槿,我知道你奶奶死了你很难过。这卡里有五十万,算同学一场,我给你的补助。”她摸出一张卡塞给容槿。

“留着你自己用吧!”容槿用力挥开她的手。

“容槿。”宁韵的小姐妹哼道,“宁韵姐是怕你吃不上饭才给你钱,你还给她脸色?”

“你跟野男人去酒店开房的事人尽皆知,你以为哪个公司敢要你?”

“哎她不用去公司,长了张那么漂亮的脸蛋,随便去会所张开腿,就能捞不少钱。”

“哈哈,你也太坏了吧。”

宁韵任由两个小姐妹奚落容槿,勾起唇角。

曾经她像个小角色站在容槿身边,看着容槿被人仰慕,羡慕她的家世,她的一切……

而现在,两人身份换了!

宁韵又将卡塞给容槿,温柔道,“容槿别高傲了,卡拿着吧,我想你父母,奶奶泉下有知,并不想看到你这么堕落……”

容槿一直在忍着。

可见宁韵这么嚣张,羞辱她家人,再也忍无可忍,一把抓住宁韵的衣领,对着她左右脸开扇。

一巴掌接一巴掌打的特别用力。

宁韵顿时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想要把容槿推开,容槿却反抓住她的手,扇的更用力了。

“容槿你干什么!”两小姐妹想冲上来帮宁韵。

容槿一个冷冷眼神过去,吓得她们脚仿佛钉在地上不能动弹。

这女人好可怕!

“我就算一无所有,可我姓容!”容槿边说,边扇着宁韵,“只要我还活着,总能盘活容家,而你……浑身的名牌也挡不住你从农村带出来的那股味臭味!”

店内动静这么大,很快引来路人们的围观。

而宁韵众目睽睽下,被容槿扇巴掌扇到双颊红肿,偏偏怎么也推不开容槿。

扇了足足三分钟左右,容槿才停手,冷冷看着宁韵:“宁韵,现在该怕的人是你,我奶奶的命,我迟早会跟你讨回来!”

她眼里的恨意让宁韵打了个冷颤,眼里流露出几丝恐惧。

不可能!

容槿家都没了,还怎么翻身?

想到这宁韵也不怕了,扬手就想扇回来,却从旁边插进来一只手,捏住了她手腕,再狠狠一甩。

“啊!”宁韵摔在地上,痛的忍不住惨叫。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男朋友舌吻完吻我脖子 一秒笑喷的段子简短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我和小雪的故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