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高,都让你高完了 看了会滴水的段子

高,都让你高完了 看了会滴水的段子

作者: 来源: 2022-02-15

季和感觉自己身体里好像有一把火,热的她浑身酸软无力,只能任他为所欲为。

她不觉得有什么奇怪,如果这个情况下,她要是再不动情,那她就是个死的!

叮的一声,电梯直接到达顶层,整个顶层全部都是江一京的私人场所,季和以前也是在这里和江一京做过的,只不过如今再来,却已经和那时候物是人非,她早已不再是江太太!

“熟悉嘛?嗯?”

江一京扣着怀里的女人,紧紧地抱着她,这样的感觉,让他想起来了,他和季和初结婚的时候,好像也是这个样子,两个人时不时的腻在一起,就像是一对连体婴儿一般。

“这里,一点都没变。”

季和双手挂在江一京的脖子上,靠在他的怀里,抬眼的一瞬间,不得不说眸子里还是有点儿情绪波动的。

季和有点儿始料未及,她想过很多种再来到这里的可能,可就没有想到过这里竟然真的一点都没变,不为别的,只因为这间顶层设计,是她亲手出的,莫过于多熟悉了。

江一京笑笑,呼吸却是带着些许的紊乱。


身上的小妖精扭动了下身子,让他整个人都倒吸了一口气。

“别动,你是想让我现在就办了你?”

枉他自负有百般的控制力,却在面前的女人这里,变得百般不是,分分钟又恢复了年少轻狂的毛头小子一般。

季和没说话,微短的头发柔柔的贴在江一京的胸口,仿佛把她浑身上下的刺全部软化了一般。

她说不清楚自己此刻是什么一种心情,她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让她动了情,动了欲。

而且,不止一次。

季和真的想要给自己一大耳刮子把自己抽醒,告诉自己已经上过这个男人的当一次,不要再上第二次,可她控制不了,事实证明,她又一次中了一种叫做江一京的毒,无法自拔,情难自禁。

她把头歪在男人的脖颈,张口狠狠地咬住他的肩头,像是要扯下来一块肉一般。

江一京没动,他一手拍着季和,任由她动作着,肩膀的微疼带着些许痒意麻麻的,他不由得扯了扯嘴角笑了笑。

“阿和,乖。嗯?”

他就跟哄小孩子一般,抬手一寸一寸挑着季和的下巴,看着那张因为情欲染上些许粉红的脸,明明极为清秀平淡,可在他看来却要比妖精还要勾人心。

男人看着她,黑白分明的眸子静默片刻,突然扣着女人的背,把她拉的和自己无缝相和。

江一京身上浅淡而又好闻的味道,让季和无力控制自己,她一直都觉着江一京就是一种毒,一种能够让她铭心刻骨的毒,怕是这辈子她都戒不了。

她喜欢这个人,毋庸置疑。

她爱这个男人,爱到几近迷失了自己,她曾经以为或许离开就能够重新开始,却不想怕是这辈子她都摆脱不开这个男人的魔咒了。

江一京的眸子暗了半分,一瞬间,如同暴雨狂风来袭一般,铺天盖地的情欲涌动弥漫,像是要把两个人吞噬掉一般。

江先生抱着怀里的女人,动作狠戾的像是要吃了她一般。

他忘了有多久,再也没有和现在这样让他内心能够满足过。

很多人都说,他身边莺莺燕燕,可只有他自己心里面清楚,在没有遇到季和之前,他的身边没有一个女人,在遇到季和以后,他的身边更是这辈子都只有他一个人。

然而他身边的小东西却不知啊!

男人的指节仿佛是点燃了一簇簇火苗一般,使得人整个浑身全部被欲火焚身!

“嗯……哼……”

这个老男人!又是咬上瘾了!

季和气的想要揍人,然而她此刻那里还有这份力气!

符不成字,音不成节的破碎呢喃从季和口中而出,带着女人的妩媚娇气,眉眼角的那颗小痣也多加了几分妩媚,越加的粉红,宛如一颗朱砂泪一般,端的更加勾人夺魄。

这样的季和在江一京的眼中简直就是绝美!

季和早已不是什么少女,她和江一京在一起这么多年,早就对彼此熟悉的不能够再熟悉,自然也知道男人此刻是真的动了情,动了欲。

“要不要,和它打个招呼?”

江一京感觉得到自己腿上女人的变化,看着她的眼神嗪着几分笑,说出的话带着几分流里流气的痞子味,哪里还有之前沉稳禁欲的江先生半分?

“流氓!”

季和红着脸吐出这几个字。

她不由自主的扭动了下身子,却让身上的男人倒吸了一口气,一双情欲的眸子瞬间被充满,再也不加任何掩饰!

“真是个勾人心的小妖精!”他这辈子也就栽在这个妖精的身上了!

“啊……疼!”

她仿佛是一条飘荡在欲海上面的船,此刻却经受着风起云涌,波涛滚滚,一浪又一浪的节拍的拍打,掀起万丈狂澜,却又猛然落下,任由着大起大落。

她所能感受到的只有两颗跳动的心,砰砰砰,一直都在贴切的跳动!

凌晨的夜,陶江里公馆依旧是灯火依旧的不夜城。

江一京赤着脚,披着一件浴袍,脖颈上浅淡的指甲印和齿印跟盖印章似的,让人一看就知道刚经过什么。

凌乱的头发还遗留着点儿些许的情欲气息,沉着的眉眼却已经恢复了原来那副淡然的样子,仿佛刚才意乱情迷的人不是他一般。

“进来。”

敲门的声音响起,江一京淡然的瞟了下里间,随机回过头淡然的坐了下来。

阿松是真的被这个样子的先生吓了一跳,他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个样子的先生,甭说是穿着浴袍了,平时就连见他乱过一根头发丝的时候都没有。

怎么今儿,就这样了?受什么刺激了?

只不过,这些话他只能放在自己心里面想想,说出来他是不敢的,除非是这铁饭碗不想要了。

“先生,这是您要的,今天六楼的监控记录。”

六楼今天闹得事情,他是有所耳闻的,倒是搞不懂的是为什么要调摄像了?

平日里有些事情闹得再大,也都是肖副总管,怎么今天发生了什么,就能让先生亲自过问了?

江一京没说话,淡然的拿过东西插进电脑里,一点一点看着,全部的目光始终都集中在季和身上,从始至终没变过。

他没说一句话的从头看到尾,仿佛只不过是心血来潮随意找来看一下一般。

阿松站在一旁动也不敢动,让人可能不知道,可他知道啊!先生这个样子,明摆着是生气了。

江一京淡然的收回目光,看似平静的面孔,却被青筋爆出来的手给暴露出来了。

“这个,这个,还有这几个,记住了,以后加进陶江里的黑名单,不许再踏进一步!至于这几个,取消他们和陶江里的所有一切活动,清楚了?”

他伸出修长的手指,从上面一个一个指出人。

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端的清醒,只不过说出去的话,让人却吓了一跳。

要知道,陶江里就是一个上流社会高级交流会所,平时都是引流上流人士,如今却要把这些个人加进黑名单,取消和他们的活动,这对陶江里损失不小啊!

就算有江氏集团当后台撑着,咱们也不能这样随意任性啊!

饶是心里这么想,可阿松却不敢这么说,毕竟这是江先生的决策,他说这么做,肯定有他这么做的意义。

如果让他知道,他们江先生这么做,只是冲冠一怒为红颜,怕是下巴都得惊掉!

“是的,先生。我知道了。”

阿松点了点头,饶是心里纳闷这到底怎么一回事,却也只能把这些闷在心里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你是不是我的小SB 闺蜜把我下面摸出水了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看了会滴水的段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