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男朋友当兵每次都一个多小时 内涵段子

男朋友当兵每次都一个多小时 内涵段子

作者: 来源: 2022-02-14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转眼到了十月份,自蒋如怡侍寝之后,储秀宫的秀女陆陆续续也有好些被翻了牌子。

原本和她一起住的柳凝萱也侍寝封了才人,赐住在了重华宫,就连段乐珍都封了才人,可不知为何,冯姐姐还没有被翻牌子。

眼瞧着储秀宫里很多名不见经传的小秀女都被翻了牌子,冯姐姐那还没动静,蒋如怡心里也隐隐有些担忧。

自上次侍寝之后,蒋如怡就没有被再次召幸,不过她心里也没什么感觉,反正那个帅老公又不是她的,哦不,应该说不仅仅是她的。

她每日里带着宫女逛逛御花园,宫里的人太少,显得有些清冷,不过这并不妨碍蒋如怡的热情。

这一日,天色阴阴沉沉了一天,终于在傍晚的时候,下起了滂沱大雨。

按说立冬后,很少下这样的大雨,可不怎么的,这一场雨竟然痛痛快快地下了起来。

蒋如怡听说下雨了,连忙兴奋地跑了出来,想到前几日在御花园最西北的角落里发现了一个看似很久都没人打理过的荷塘,里面的荷叶虽然已经干枯,但荷叶丛丛,极为茂盛。

“留得残荷听雨声,好意境!”,蒋如怡嘴里轻轻叹了一句,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

于是连忙让碧兰拿雨具,又唤初柳将她的木屐拿了过来。

“主子,外头寒气太大了,要是不小心着了凉可怎么办?”,初柳皱着眉劝道。

“那我就穿得厚一点,旧年里咱们还打雪仗呢,这一场雨算什么?好姐姐,你就让我去吧”,某人开始软磨硬泡地耍赖皮。

初柳无奈得紧,只得拿了件厚厚的淡粉色缎面刺绣大氅,将自家主子那瘦瘦的身躯裹得严严实实。

穿上木屐,撑了黄油面大纸伞,主仆三人便出了门。

直等到快晚膳,三人才回来,进了门,脱了氅衣,才觉得周围的热气扑面而来。

“外头好冷,没想到才刚入冬就这样冷了,主子快去捂捂,奴婢去端碗姜汤过来”,初柳将氅衣放好,就出去了。

“虽说冷了些,可到底有趣,以前咱们家没有荷塘,当真难了这样的心愿,如今真真儿的感受到了,我心里才舒坦”,冻得鼻尖通红的蒋如怡兴奋地说道。

喝了姜汤,美美地泡了个热水澡,这时候碧兰也已经摆好了晚膳。

蒋如怡洗了手,便过去用膳,依旧是家常的那几样,除了肉,素的还是萝卜白菜,偶尔会有个冬笋。

她已经好些日子没有见过绿色的东西了好么,实在有些腻歪了。

于是也没多大胃口,匆匆吃完,洗漱一番就懒懒地歪在软榻上翻书了。

自打她在后宫以来,没有柳凝萱这个师父教她,连画画儿也丢开了,每日里只翻些有趣的野闻趣事打发时间。

正无聊时,初柳挑了帘子进来,手里端着一碗香枣茶,放到软榻的小炕桌上。

“主子,皇上今儿晚上翻了刘小主的牌子”,初柳在蒋如怡身边说道。

“哦…………,她出身尊贵,长得又是绝色佳人,受宠也是早晚的事”,蒋如怡愣了愣,强忍着内心的不自在,笑着说道。

不知为何,心里总是什么堵上了一般,有些涩涩的感觉。

不过没一会儿,她就缓过来了,自己难受什么啊,人家可是一国之君,自己不过是他后宫里最不起眼的小才人而已。

在这宫里,在整个古代,都不要期待什么爱情,更不要期待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老老实实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好才是正经。

想罢了,便也丢开了,端起香枣茶,暖暖地喝了几口,身子和胃更加暖和了。

某人舒舒服服地歪在软榻上,靠着大大的软枕,自在地翻着手里的书,心里还打着自己小小的心思,初柳和碧兰在一旁做些针线。

时间在安静中一点一滴溜走,日子过得静谧而美丽。

翌日,侍过寝的刘雪瑶,直接被册封了从四品芳仪,赐住在重华宫。

不到半天的时间,消息就传遍了后宫的角角落落。

新进宫的秀女,除了华妃娘娘,其他的全部都是才人,美人等位分,贵人的位分,已经算是足够尊贵的了。

如今刘雪瑶得了芳仪的位分,可谓算得上秀女里顶高的了。

重华宫碧月馆

“熬了这样久,终于熬出头了,以往受的委屈,往后我要她们一点一点偿还”,刘芳仪眼底滑过一丝寒光,嘴角泛起一抹冷笑,整个人打扮得娇俏美艳,像一朵美丽而有毒的罂粟花。

“那是自然,凭主子的姿色,一定会比任何人都得宠,到时候,主子想怎么样,还不是易如反掌”,锦绣端了一盏茶走过来说道。

“宫里只有德妃有孩子,只是德妃的出身太低,孩子断不能继承大统,若是将来我有了儿子……”,刘芳仪眼眸中寒光乍现,野心渐浓。

刚说罢,外头有小宫女进来禀报。

“秉主子,今儿皇后娘娘和各宫娘娘的赏赐,都已经造册登记,请娘娘过目”,说罢,小宫女规规矩矩地将册子呈上。

刘芳仪听罢,眼底忽然闪过一丝狠毒。

“各宫娘娘的赏赐?”,刘芳仪依旧面带笑容,灿烂地问道。

“是,主子”,小宫女依旧恭恭敬敬地回答。

“嗯,我知道了,你下去吧,锦绣……”,刘芳仪说罢,示意锦绣将册子接过来,便打发小宫女出去了。

殿内只剩下主仆二人,刘芳仪接过礼单,看了看,脸上的笑容越看越灿烂。

笑着笑着,刘芳仪用自己那带着长长的秀美甲的纤纤玉手将礼单一下,一下又一下地,将长长地礼单撕了个粉碎,最后揉成一团,摔在地上。

“主子……”,锦绣想要阻止,却又有些迟疑。

“哈哈……赏赐,身在宫里,收个礼,非要叫做赏赐,好啊,总有一日,我要叫你们,接我的赏赐……”,刘芳仪绝美的脸上全是野心勃勃,自信满满地说道。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男朋友直接拿我手握住他 永久网站域名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内涵段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