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哈~给我我要 两a相逢必有一o格格党

哈~给我我要 两a相逢必有一o格格党

作者: 来源: 2022-02-12

“何管事,您幸苦了,为了这么一点点小事,竟然还劳烦您走这一趟。”

林雪沫很满意何连忠的识趣,她一边说着一边飞快的在何连忠的手里塞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

林雪沫在处理刀疤脸尸体的时候,顺带在刀疤脸身上搜刮了一番。

她搜到了五千两银票。

林雪沫怀疑这是二房给刀疤脸的酬金,所以她毫不犹豫的把这银票给收了起来。

换了以前林雪沫根本不会把五千两看在眼里,如今她现在要什么没什么,这点钱起码也能傍个身。

都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何连忠虽说在林府只是一个小管事,但是现在林雪沫住的幽兰院是他的负责范围,所以跟他搞好关系是非常有必要的。

何连忠捏着林雪沫递过来的银票眼皮子跳了跳,他悄悄的朝着手心看了一眼。

当发现林雪沫大方的给了他一百两,这几乎是他在林府里一整年的工钱,何连忠倒吸了一口冷气。

在看清了银票的数额之后,何连忠眼皮一跳。

这大房的小气和穷困是出了名的,何连忠怎么都想不到,林雪沫竟然会给他那么多银子。

林雪沫则是笑盈盈的看着何连忠。

何连忠愣了一下,眼珠子转了转。

林承志刚出了风头,大房就能拿出一百两银子作为打赏,看起来这林府的风向要开始改变了。

何连忠通过一百两银票瞬间看清了形势。

他马上冲着林雪沫和林承志露出了一个十分狗腿的笑容。

“三小姐,您这是那里的话,小人才要跟三小姐赔不是才对,这梅竹冲撞了三小姐,那是小人管教无法,三小姐不怪罪小人,小人就要千恩万谢了。”

何连忠从林雪沫这里拿了好处,又觉得从现在开始有必要要跟大房搞好关系,所以他必须要做点什么来表现一下自己。

何连忠飞速的扫了一圈幽兰院,十分机灵的说道,“那个房间的房门和窗户好像都有点破了,小人明天就安排人过来修理。”

“大少爷,三小姐你们看这幽兰院里有什么东西需要添补的,只管跟小人说,小人一定帮你们办的妥妥帖帖。”

何连忠前后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让林雪沫有一种这一百两银子没有白花的感觉。

虽然何连忠有些拜高踩低,但林雪沫喜欢他的识趣。

“那我就先多谢何管事了。”林雪沫说说道,“有需要的话,我一定会跟何管事你说的。”

林雪沫送走了何连忠,回过头就看到林承志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

“怎么了?”林雪沫问道。

“小沫,你可能有点不太清楚我们大房现在的情况。”林承志在看到林雪沫拿出去一百两的时候,他似乎感觉到了自己的心在滴血。

现在的大房一共都拿不出这么多银子,而林雪沫却随随便便将一百两给了何连忠……

“你在心疼银票啊?”林雪沫恍然。

“小沫,我知道你从刀疤脸身上搜出了不少的银票,只不过现在我们大房要用银子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母亲已经病了很长的时间了,如果要给她找个好点的大夫医治,那可是需要很多银子的。”

林承志看着林雪沫那满不在乎的模样,心里有些着急。

“你忘了我怎么给你治伤了吗?”林雪沫捂着嘴笑了出来,“有我在,你还需要去花银子找别的大夫吗?”

“我都差点忘了!”林承志心中一喜。

林雪沫的医术他是亲身验证过的,林承志似乎看到了母亲病愈的希望。

“你放心好了,一会我就去给母亲把脉,她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小沫,真是太谢谢你了。”林承志一时间激动的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这只是小事情,你不用在意的。”林雪沫笑道。

林承志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小沫,虽然我们不用浪费银子给母亲看病了,但是我还是希望这些银子你可以省着点用……”

他越说声音越小,最后都不敢再看林雪沫。

这实在是因为林雪沫出手太阔绰,随便打赏就是一百两银票,照林雪沫这样的用法,她从刀疤脸那里弄来的银子,林承志估摸着都花不了半个月。

林承志知道他没资格教林雪沫做事,但是他还是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林雪沫,今时不同往日了。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林雪沫拍了拍林承志的肩膀,“银子的事情我有分寸,而且给何连忠的一百两银子用来打点也是很有必要的。”

“那就是一个见钱眼开,只会阿谀奉承的小人!”林承志对何连忠没有任何好感。

“你知道何连忠那么爽快的收下我给的一百两,这意味着什么吗?”林雪沫反问道。

“意味什么?”林承志听出了林雪沫话里有话。

“像何连忠那种人精,林府的任何风吹草动他都能第一时间知道。”林雪沫解释道,“他一定是收到了什么消息,觉得有必要开始巴结我们大房了,否则的话,他又怎么可能冒着得罪二房的风险,收下我们大房给的好处费?”

“你说的消息是指……”林承志愣愣的看着林雪沫。

“十有八九是老爷子已经定了下来,把那个名额给你了。”林雪沫肯定的说道,“恭喜你了,你很快就能直接拜入赤云宗门下了。”

林雪沫一边恭喜,一边看好戏一般的笑道。

“这二房的人处心积虑在背后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他们绝对想不到这反倒是帮了你一把,这就叫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林承志一脸的凝重,林雪沫说的正高兴,可他脸上却看不到丝毫喜悦的神色。

“你怎么了?”林雪沫奇怪的问道,“这名额是你父亲留给你的,现在你能把这个名额重新拿到手里,你应该高兴才是?”

“我能拿到这个名额,那是因为爷爷以为我杀死了修为高出我很多的刀疤脸,可是真正杀死刀疤脸的人是你!”林承志低着头,手紧紧的握着拳,语气充满了对自己无用的懊恼。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老公晚上一边揉一边亲 插曲的痛的视频30分钟完整版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两a相逢必有一o格格党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