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他那么撩】让男人疯狂想你的句子

【他那么撩】让男人疯狂想你的句子

作者: 来源: 2021-11-27

像是见到一块心爱的石头一样, 不管不顾地扑了上去,将一就相中的漂亮海胆抱在怀中又啃又咬, 急于吃到海胆内里的新鲜美味。

 

“现在舍得理我了?”

 

荣潜的手掌覆在班准背后的蝴蝶骨下方, 轻轻摩挲了一下, 满意地着班准逐渐发红的耳尖。

 

外界的人们都不知道班准真实的『性』格是什么样子的,权当在镜头前爱炫耀爱显摆,私下里容易害羞的模样全然不知。

 

荣潜十享受种只有自己才知道班准的秘密的感觉,时间久了, 更想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爱的人有多美好。

 

“准准,你几天在书房里面忙活什么呢?”

 

和班准之间并无秘密, 所以荣潜就没有多想,直接就把心中的疑问提了出来。

 

然而班准中的情绪却突然变得很尴尬,『舔』『舔』嘴唇, 心虚地瞥了荣潜一, “要你管?”

 

荣潜似乎是笑了一声,听上去没什么情绪在里面,却无端让班准觉得后背发凉,恨不能把刚刚那句话吞回口中。

 

“我……唔。”

 

班准还没来得及为自己狡辩两句,就被荣潜单手握住两颊,虎口卡在下颌上, 将青推身后的平整墙面, 继而不由说地吻住了班准的嘴唇。

 

理智丧失的前一秒,班准只来得及听到荣潜说一句:

 

“阳台,厨房, 沙发,卧室,不是让你选择,是顺序。”

 

.

 

一夜荒唐过后,班准成功地拖着酸痛的老腰,在荣潜稍显内疚的护送下,赶回了剧组。

 

片中饰演江安的白之见班准了进来,忙像只花蝴蝶一样扑闪着身上的单薄外套朝班准跑了过去:

 

“准哥~”

 

自从得知了白之和荣潜彼没有丝毫的感情后,班准的心情跟着彻底变得坦『荡』,见到白之的时候,便可以抛除一切顾虑,和讨论于剧的事情。

 

“你来得好早啊,”班准以为自己已经很早了,直到见到比自己来得更早的白之,说不佩服是不可能的,“吃早饭了吗?不甲给我准备的不,一起吃?”

 

班准一热情好客,更何况是面着白之么漂亮懂事的男孩子,自然要秉承着不浪费粮食的思想,邀请白之共进早餐。

 

为了博得乔导的赏识,白之早在场务们陆陆续续地到达影视城的时候,就已经自己驱车赶到了片场,只求能让乔木胜到自己的努力,以及……得到班准的青睐。

 

听见班准竟然主动要求自己吃早饭,白之不禁又惊又喜,紧忙接过班准身后甄不甲手中的餐盒,朝甄不甲微微点头:“谢谢不甲哥。”

 

甄不甲先生是个『性』情中人,没有理由一个外形娇可爱的男孩子冷相,以至于直接忘记了当时把白之从班准家里转移出去时,脸上几乎可以媲美法官般公正严明的姿态,笑着回答白之道:

 

“白先生客气,尽管吃,不够我再送来。”

 

如今面圈内的无论什么人,甄不甲都会以样从容温驯的态度为班准积攒人品,让班准可以更快速地达到口碑与实力双丰收的水平。

 

两人说笑间,班准突然在余光中发现了一道颇为熟悉的身影,还没等朝那人打招呼,身边的白之已经扬手挥了起来:

 

“韩老师!”

 

果然,听到声音后,立刻停住脚步、摘下头上帽子的男人班准二人所在的方望了过来。

 

班准原就在昨天与韩见的交谈中学习到了很多新知识,因心中与和韩见的见面,是隐隐抱有一切期待的,所以当白之跟韩见打了招呼后,班准放下筷子,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韩老师,么巧?”

 

见班准中带着笑意,韩见的心情不由好了很多,不再拘泥于昨天见到荣潜之后的礼貌有加,直接了过来,拍拍班准的肩膀。

 

“阿准,我可是专门来找你的,算不上巧。”

 

韩见以为前日荣潜带班准回到家之后,会班准进行一番痛彻心扉的教育,让班准以后不要再和自己见面,所以由于心中班准实在惦记,韩见便趁着片场还没工的时候,偷偷来到剧组班准的状态。

 

结果没想到,班准不没有萎靡不振,反倒还红光满面笑容灿烂地跟白之一起吃早饭。

 

荣潜真的就么不重视?

 

韩见心想。

 

如果班准和的感情真的不怎么样,拿自己许真的就有可乘之机了,不得到了班准等样貌的爱人,甚至还能攀住背后的班家棵永远不会倒台的大树。

 

两全其美又何乐不为。

 

班准韩见的句刻意撩拨人心的话并无反应,只觉得韩见待不薄,于是十客气地韩见道了谢。

 

“阿准,纪的男朋友确实是很磨人吧?昨天我们正说得高兴呢,荣就过来撒娇了,我们只能暂时先不讲之前的话题。”

 

韩见番话说得并无攻击荣潜的行为,却字字都在针。

 

暗指荣潜不支持班准的事业,荣潜纪不懂得体贴人,甚至因为的一己私欲,班准就要抛下正事,而不得不陪回家。

 

班准知道荣潜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因在韩见模棱两可的形容下,完全没有感受到韩见话里的意有所指。

 

“阿准,你先好好把今天的戏份拍完,下了戏哥请你吃饭,”像是担心班准会拒绝,韩见忙抛出橄榄枝,“主要是给你讲讲『自杀』的那段戏该怎么演。”

 

班准原已经打算拒绝了,结果一听韩见后面的话,顿时来了兴趣,让甄不甲转告荣潜,晚上有甄不甲接送,让荣潜不用太过担心。

 

.

 

荣潜在外面忙活了一整天。

 

甄不甲打门送班准进屋的时候,荣潜刚坐在沙发上没一会儿。

 

知情识趣的甄不甲立马找了个借口溜,给自家老板和老板娘留下充的相处空间。

 

荣潜转头了班准一,发现又喝了酒,嘴唇不禁轻抿了一下,还是没有说什么。

 

“怎么了?”

 

班准的脸『色』似乎不太,于是在摘下领带后问了荣潜一句。

 

荣潜见班准竟然问自己怎么了,而完全没有意识到怎么了,心里不禁更不是滋味起来。

 

知道班准是跟韩见一起吃的晚饭,毕竟做过那么久的生意人,班准为什么连么点心机都不出来,只留一人在里生闷气。

 

班准跟韩见在吃饭的时候喝了点酒,因脸上还有些微微发红的醉意,番在荣潜中,无异于班准在头上铺满了青青草原。

 

想到里,荣潜站起身朝厨房去,想要给班准和自己倒两杯水喝。

 

荣潜像往常一样习惯『性』地尝了尝温度,却被滚烫的水烫得“吸溜”一声,正好迎上班准朝过来的目光。

 

“宝贝,你喝水的时候能不能斯文一点?”

 

班准在《爱暮之城》中所饰演的童季珂一角是个斯文儒雅的成熟男人,因经过段时间的拍摄,班准吃饭喝水的一方面便格外在意。

 

“嫌我喝水声音大了是吗。”

 

荣潜感到难过极了,觉得自己突然理解了沸羊羊的心理活动。

 

于是有些委屈地着班准,将手中的水杯放在中岛上,“我以后再不喝水了。”

 

说完,荣潜就转身朝书房去,只留给班准一个孤寂的背影。

 

见荣潜似乎要朝的秘密基地书房行进,班准顿时慌了,急忙大步过去挡在荣潜面前,手臂一伸,横于门框正中,将荣潜的前路挡了个严严实实。

 

荣潜难以置信地着将自己拦在原地的班准:“是……连书房都不让我进了是么?不斯文的人连书的资格都没有了是么?”

 

班准哭笑不得地『揉』『揉』的脸,“不是啦……”

 

荣潜好整以暇地环臂俯视着班准的欲言又止的模样,似乎在等待把话说完。

 

然而班准并没有什么后话想要荣潜说,只希望荣潜像往日一样聪明伶俐、知情识趣,样才能让两个都接下来都不至于尴尬。

 

不过今天的荣潜似乎有些迟钝,不,不是有些,而是格外的迟钝,只知道站在面前,却不若之前那般默契,明白心里在想些什么。

 

“说啊。”

 

荣潜不依不饶道。

 

班准见荣潜竟然如的不依不饶,原还有点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解释的心里顿时变得有理起来,毫不犹豫地搬出了一家之主的威严:

 

“你给我回卧室里去,在个家里,只有我说了才算。”

 

荣潜觉得有点好笑,不过并没有跟班准细细掰扯,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所以闷闷地了班准一,转身回到卧室,将就着在卧室的书桌上处理从公司带回来的事情。

 

荣潜的委屈模样非没有激起班准的同情心,反而让文思泉涌,趁着喝了点酒、还有些醉意的工夫,紧忙冲进书房打电脑,着键盘就是一顿疯狂输出。

 

【霸总从来都不知道喜欢是什么,可直到见到了荣玉,才明白……

 

喜欢一个人竟会让样的一个成功的男人有着无数次的沉默叹息。

 

着宁愿站在窗边不肯一的荣玉,霸总的心很痛,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不够好,以至于根得不到荣玉的真心。

 

“要怎么你才会回头我?”

 

霸总魅紫『色』的瞳泛着晶莹的泪花,仍旧死死坚持着,没有让泪轻易地落下。

 

荣玉闻声回过头来,淡淡地瞥了霸总一,像是经过了百般思虑后,才得出的结论:

 

“如果你执意要我偶尔给你一些笑脸,那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放过那些奥特曼模型,们是无罪的。”

 

霸总睛一亮:“好,好,我放过们,你不要再难过了。”

 

说完,霸总淡淡地讽笑了一下,却不是荣玉,而是自己。

 

原来,只有爱情……才会让人变得如……卑微啊……】

 

班准自己塑造的段青春伤痛文学的气氛感到十满意,着一派和谐的评论区,不由更觉得身心舒畅,脑中的醉意都消散了许多。

 

【没有过瘾的感觉……是多么的……令人伤神啊……】

 

【打赏:你问我爱你有多深,一发迫击炮代表我的心,啾~~】

 

【可是霸总你告诉我,没有摩多摩多的更新,我的梦要怎么以幸福结尾?】

 

【想荣玉被掐着腰按在墙上亲】

 

【霸总一就是个暴躁自信0,应该是已经与玉玉在一起了,是“荣玉”人在生活中的百般压榨感到非常不满,于是在网上以写文的名义表达自己荣玉的愤恨之情】

 

【姐妹一番话让我梦回古诗词理解,文中的时代背景是什么呢?作样写的用意又是什么?】

 

班准被倒数第二条评论一语道破天机的能力惊得神都变直了,心道明天的更新一点要让荣玉变得受一点,样才能凸显出自己的爷们儿气质。

 

着个理念,班准扫了一出海网站的频道金榜,发现很多受都喜欢打『奶』嗝和嘤嘤嘤,而评论区都会疯狂地嗷嗷嗷,因班准下意识就觉得种受十受大家的欢迎,故而打算给荣潜塑造出么一个形象来。

 

班准喝了口水,慢吞吞地合上电脑,出书房。

 

艺术来源于生活,只有真听真真感受,才能写出流芳百世的文章。

 

所以一刀,要先在荣潜的身上试试锋利程度。

 

迈进主卧的时候,班准发现荣潜已经贤惠地铺好了被子,正半靠在床头乖巧地等着进来睡觉。

 

睫乌黑,眉目清澈,光是坐在那里就漂亮得像幅画。

 

班准每次到荣潜,都会抑制不住地为感到心动。

 

“准哥,站门口干嘛呢,快躺被窝里准备睡觉了,刚刚没有偷吃糖吧?要是偷吃了你要承认,我不怪你,去刷个牙我就原谅你了。”

 

独自一个人待在卧室里电视,荣潜似乎是感到很寂寞,只一会儿没有见到班准,再见的时候,话就多得厉害。

 

班准凑上前去亲亲的嘴唇,旋即将手掌覆在荣潜背后纹身的位置,随意地『揉』捏了一把:

 

“你亲自检查一下吧。”

 

荣潜班准哪有什么抵抗力,闻言立刻就要抓着海獭的衣领将锁死在床上,然而却被班准努力地抬起双手,制止了荣潜接下来的动作。

 

“宝儿,宝儿你听我说。”

 

班准的语速很快,生怕自己说完了半秒,晚节就不复存在。

 

荣潜果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安静地着班准,等待的下文。

 

班准放心地呼了口气,想起自己刚刚从书房离时,心中惦记着的事情,抿了抿嘴唇,默默组织着语言。

 

荣潜倒没有生出不耐烦的情绪,只时不时轻轻亲亲班准的指尖,用动作催促着尽量快点说。

 

班准不好意思地缩了缩指尖,说道:

 

“宝贝,你能哭一个给我吗?我还没有见过你掉泪时的样子。”

 

说话的时候,班准上去似乎没有什么底气。

 

是毕竟万事头难,当说出个稍显无理的请求之后,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没有刚刚那么打怵了。

 

班准充满期待地盯着荣潜的表情,生怕说出拒绝的话。

 

海獭是一种非常可爱又聪明的生物,当一只长相漂亮的海獭毫无防备心地望着一个人类的时候,个人类则根不会有丝毫的抗拒之力,只能束手就擒。

 

荣潜差一点就变成样了,不过所幸在最后一刻,的理智把从即将步入泪朦胧的状态中拉了回来,挂上了平日里不苟言笑的淡漠模样。

 

班准的希望落了空,懊恼地窝进了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睛着荣潜,闷闷地说道:

 

“你哭的样子一定很动人,会让男默女泪的那种。”

 

荣潜不是很能领会些词的含义,不解地着班准,似是在等待自己被窝里只睿智的海獭给解释。

 

班准顿时觉得倍儿有面子,一副“你就不懂了吧”的表情,拍拍荣潜的膝盖,眨眨睛:

 

“男人了会沉默,女人了会流泪……”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主角穿越到随处做x的世界(一上到底)

下一篇: 仙女棒坐着使用图片黄,粉嫩壁肉被粗大慢慢撑开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