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怎么保持床上的新鲜感

怎么保持床上的新鲜感

作者: 来源: 2021-11-26

怎么保持床上的新鲜感
 

荣潜低头看着盘腿坐在自己床上咧嘴傻笑呆海獭,胸腔里那颗东西跟着跳得极快, 仿佛如果再不加以控制,它就会直接从胸口跳出来一样不听使唤。

 

确实需要做些什来改变一下现状。

 

“准准……你刚刚说什?”荣潜问。

 

班准酒使命感很强, 见荣潜听不清自己说话, 权当是他耳朵出了问题, 便同情心泛滥地伸长了脖子,刚要跟荣潜复述一遍自己刚刚话。

 

然而夜幕已经降临,班准根本看不清荣潜脸上表情,屋中又没有开灯, 所以他只能努力地眯起眼睛,边拍拍自己屁股下坐着床, 边对荣潜说:“我说我有床,你上床,我们一起躺进这个窝里。”

 

比一次说时候还要『露』骨。

 

荣潜耳根不觉有些发烫, 他俯身握住班准下巴, 轻轻碰碰青年微肿嘴唇,“准准,躺进窝里,然呢?然做什?”

 

这下可把班准给问住了。

 

是啊,然做什?

 

班准犯了难。

 

荣潜藏住身不断摇晃大尾巴,循循善诱:“准准是跟我做点你电脑里面情吗?”

 

“电脑……”

 

班准慢吞吞地念叨着, 缓了好一会儿才像是突然起了什情一样, 脖子顿时梗了起来,仰头朝荣潜发出音方向看了过去,伸出根手指戳向荣潜腹部, 愤怒不已:

 

“你把我电影上了!”

 

荣潜对他『乱』用词行为感到非常不能接受,立刻纠正:“删……是删。”

 

班准对他纠正不感兴趣,使劲儿用脊背往身床上一砸,悲伤地捂住自己眼睛,“那都是我珍藏,都是我珍、藏、啊——”

 

见他这难过,荣潜忙去哄他,脑子也罕见地一抽,张口就来:“准准哭,我们自己拍。”

 

说完,荣潜整整就是狠狠僵住了一个大动作。

 

这可不兴拍啊,他在说什东西。

 

没到班准却来了兴趣,停住虚伪哭,直接用两条腿圈住荣潜。

 

把他拉得靠近自己,班准屈起手臂搭在少年颈,笑嘻嘻地反问:

 

“那你愿意拍给我看吗?”

 

荣潜喉结滚动,“……你要是愿意,我没意见。”

 

班准见当人都认可了自己法,紧忙就从床上爬起来,跪坐在床上,伸手去拉荣潜裤子。

 

荣潜从来不敢象这只胆海獭有一天竟然也会这地放『荡』不羁,吓得按住自己裤腰,连连向退去,调微扬:

 

“准准,你先冷静一下,我们先把情说清楚。”

 

班准仍旧跪着,两条腿微微分开,以此来保持平衡,可越是这个姿势,越显得他在溢满了禁欲息卧室中,流『露』出了几分藏不住诱『惑』。

 

青年朝荣潜望过来眼神『迷』『惑』懵懂,不过还是很乖巧地等着眼前人把话说完。

 

荣潜让班准认清目前局势,不就这莽撞地对他做一些明天可能会悔情。

 

于是稍稍开了落在班准身上晦涩目光,刚要开口,却又没忍住地瞥了一眼海獭『露』出来白皙肚皮。

 

“……”荣潜艰难地叹了口,闭了闭眼睛,缓问:“准准,你认得我是谁吗?”

 

班准估计是跪得累了,懒洋洋地歪躺在枕上,仰头望着荣潜站立方向,伸开双臂示意少年过来抱自己:

 

“荣潜,你废话真多。”

 

荣潜动作一僵,失笑着『舔』『舔』嘴唇,然直接单手扯了身上短袖,作势要凑近班准,将他捞进怀中。

 

然而班准突然一巴掌拍在荣潜颈侧,“你干嘛!离我远点!”

 

清脆音让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见班准手停在自己脸上好奇地捏了捏,荣潜即便知自己应该包容醉汉,但也还是难免有些委屈:

 

“准准……又怎了?不是你要我来抱你吗。”

 

虽然在处公时候,荣潜也难免要陪合伙人或多或少地喝上一点酒,但他很少喝醉。

 

或者换种说法,他甚至可以说是几乎没有喝醉过经历。

 

因此荣潜并不明白醉酒人思维为什跳跃得那快,以至于他根本完全跟不上班准节奏。

 

刚刚还说他废话多,现在他不磨叽了,结果这傻海獭又来节目了?

 

“我们……我们就算……”班准语言系统产生了紊『乱』,听到荣潜提问,他立刻搬出了自己那套说辞,“就算两情悦话,那也是不能在一起。”

 

荣潜见他看上去好像还要再磨蹭一会儿,索『性』直接坐在床边,伸手捞过班准冰凉手腕,一寸一寸地将焐热,耐心地等待着半天才能吐出一个字海獭把话说完。

 

并称职地充当起了捧哏:“哦?为什?”

 

班准见他对自己回答似乎很感兴趣,又是嘿嘿一笑,“你是1。”

 

荣潜满意地点点头。

 

定位很准确嘛,没有醉成这样啊。

 

正当荣潜对班准识大表示认同得不能再认同时,他却听到班准慢悠悠地接着说:

 

“我也是……所以……”

 

荣潜满头问号,疑『惑』脱口而出:“你也是什?”

 

他二次怀疑自己听力出了问题。

 

醉意浸着青年显然没觉得这是荣潜在形中对他一种轻视,只当他是真没有听见,于是重将话说得完整:“你是1,我也是1,两个1是不会有结果。”

 

荣潜:“???”

 

懒得再听班准说那些毫意义车轱辘话,荣潜直接按住海獭额头,将他牢牢地固定在枕头上,另一手钳住两只纤瘦手腕,轻松地压过头顶,然不由分说地吻住了班准嘴唇。

 

碰到那两片温热唇瓣瞬间,荣潜觉得自己几乎可以给班准皮肤饥渴症成功确诊了。

 

触及到另外一个人温知觉,让班准看上去格外兴奋。

 

也不知是从哪里来力,软乎乎海獭竟直接挣开了渔人桎梏,甚至抱着渔人脖子反客为主起来。

 

荣潜紧紧抱着怀中人腰身,像是以他为营养源某种寄生生物,丝毫都不肯跟给予营养树干分开,然而口中问出话却足以让人觉得羞恼难堪:

 

“你碰过牛牛和文文吗?还有迪迪?”

 

班准颇为用力地咬了他一口,趁着少年低低地“嘶”了一时候,愠怒:

 

“你当我是碰碰车吗?”

 

“准准,你喜欢我吗,喜欢我亲你吗?”

 

平里一向从容淡定荣潜在这种问题上突然变得有些不自信起来,总要一遍又一遍地在青年口中确认这个答案

 

面对着他一次次愚蠢废话,班准直接抬腿要把人踹到地上去。

 

荣潜得到了令他十分满意答案,动作利落地握住班准脚踝,笑着『揉』了『揉』他发顶,任凭静电把海獭密实『毛』发变成一颗柔软海胆。

 

班准醉了,但又没有完全醉。

 

认得出自己,身心都认得出那种。

 

那就没关系了。

 

荣潜松开握住班准腕间手,顺势按在班准肩头,音低低:“准准……”

 

班准突然像是起了什重要情一样,面对着清朗少年温柔缱绻,猛地一抬头,结结实实地撞在了荣潜额头上:

 

“荣潜,你到底喜不喜欢白之?你要是喜欢,我现在就把你送他那儿去,你千万勉强!”

 

荣潜忍可忍,修长有力手指直接摁住冰凉拉链,略一用力,便将彻底一分为二,怒:

 

“不喜欢!你到底为什会认为我喜欢他?”

 

“按照命运规划,你应该喜欢是他,我给你俩算过命,如果你跟他在一起……唔。”

 

班准略显聒噪音骤然消失。

 

他挣扎着抬手覆在自己嘴唇上,战术仰地缩了缩头,要得到一个可以说服自己说法。

 

班准仰头仰得有些用力,喉咙这阵大力拉扯得发痒,以至于他难受得咳嗽了起来,几欲作呕:“咳咳咳……yue……”

 

荣潜紧忙拖住他颈,奈地叹了口,手掌覆在班准背,一下一下地替他顺着。

 

班准翻了个身趴在床边,捧着荣潜伸长了手臂从床头柜上拿过来水杯,浅啜了一口,总算平息了嗓子里痒意。

 

他侧过头扭了扭肩膀,要将背上那只手摇晃掉:

 

“我好了,不用顺了,刚刚我跟你说……唔。”

 

夜『色』覆盖着卧室里尽是浓重情意。

 

班准在少年深吻中寻到了自己要答案。

 

但接下来……就要……

 

他们就要……那个啥了吗?

 

这也太快了吧。

 

像是感知到了班准隐隐溢出恐惧,荣潜轻抚着他眉尾,低笑着安慰他:“准准,你见识过大场面不是应该比我要多吗?”

 

班准看不清他脸,但还是开臊红脸,轻轻咬住嘴唇,难为情地低骂了一句:“……滚吧你。”

 

荣潜他推开,轻笑着趴伏在散发着浅淡葡萄花蕾香枕头上。

 

漆黑夜『色』如墨一般浓稠,以铺天盖地之势朝着丛林压了过来。

 

在这漫边际野外荒原上,竟意外地生长出了一株健康漂亮葡萄藤,攀着一棵挺拔树干蜿蜒而生。

 

低伏着脑袋四处寻觅着饱腹食物年轻狮子似乎受了伤,又仿佛是在佯装受伤,只给自己一个停驻在某处歇息下来由。

 

孤独葡萄藤在这黑黢黢夜里失去了原本就微弱视物能力,仰着头,却看不清近处发出窸窸窣窣响源头。

 

饿极了年轻狮子低咆哮着凑近。

 

它在这个需再拘束夜里变得越发饥不择食、荤素不忌,疯狂地啃噬着在寂寥原野上显得更为纤细树干,粗壮有力爪子搭在微微晃动树枝上,仰头吞下葡萄藤尖上成熟果实,甜丝丝汁『液』流淌进狮子空『荡』『荡』胃袋里。

 

葡萄藤晃了晃,像是再也承受不住野兽蛮力拉拽一样,终于吃饱了年轻狮子从树上尽数扯下。

 

然而年轻狮子却没有如他猫科动物般,将这凌『乱』一团藤蔓肆意玩弄,然一爪刨开。

 

反而用颇为粗粝肉垫将力葡萄藤绕了绕,『毛』茸茸大脑袋灵活地朝前一探。

 

钻进了藤蔓圈套。

 

班准最几乎困得睁不开眼睛时候,也不忘扯着荣潜脸,不甘心地叮嘱:

 

“,畜生,今天是你先动手……五次,我都给你……记着呢,违约金……明天给我,听到没?”

 

荣潜失笑着『揉』『揉』青年原本就覆在他掌心下面柔软发丝,来者不拒地应:“好好,明天给你,绝不拖欠。”

 

 

天光大亮。

 

黑『色』手机倒扣着丢在地毯上,嗡嗡地震动了好多遍,也还是没能引起床上瘫成“大”字型青年注意。

 

价格和景『色』同样漂亮房子供暖自然也不差,班准肚子上搭着条薄,大喇喇地横在床上睡得香甜。

 

主卧浴室里传来哗啦水。

 

对人类来说,这音几乎是刻进了dna里一样令人敏感。

 

班准倏地睁开眼睛,茫然地盯着天花板。

 

这他妈不是主卧吗。

 

班准在惊魂未定中勉强找回了一点点记忆,然『揉』着眼睛从窝里坐起身。

 

他默默感知了一下自己身各个部位正常情况。

 

嘴巴,check。

 

手腕,check。

 

肩膀,check。

 

腹肌,check。

 

腿……che,卧槽,check不了。

 

班准盯着那一大团几乎破了皮红痕陷入沉思。

 

他清楚自己昨晚并没有醉到完全丧失意识程度,因此也明白昨天晚上究竟都发生了什大件。

 

荣潜喜欢他,亲口说,没在骗人那种。

 

班准忍不住弯了弯微肿嘴唇,有点不好意思地抱着子重钻进了窝里,给自己留了点回忆美好片段时间。

 

之前甄不甲拿来那些设备和玩具,都他在盛怒之下让甄不甲尽数带走了。

 

可直到昨天晚上,班准才意识到自己命令是有多愚蠢,目光是有多短浅。

 

浴室里水悄然停住,荣潜围了条浴巾从里面走了出来。

 

从浴室门口到床边地面,都是柔软舒适长『毛』地毯,踩在上面也不会有明显音发出。

 

见背对着浴室方向睡觉海獭已经醒了,荣潜便没有继续心翼翼地放轻脚步,直接笑着问那个朝向窗外阳光欣赏着自己手臂上深红吻痕青年:

 

“醒啦?”

 

海獭动作一顿,立马模仿人类,钻到枕下装睡。

 

面对这样可爱生物,荣潜实在没有办法忍住笑意,走过去坐在床边,将软乎乎海獭从子里挖了出来,按在自己腿上:

 

“问你话呢,躲什呀?”

 

“你搁这儿搁这儿呢?我都坐起来了,你还问废话。”

 

班准趁着他还没强硬地把自己脸掰向他,边出言反驳他逻辑,边紧忙用手打着自己头上凌『乱』发丝,要给刚确立关系爱人一副完美精神面貌。

 

没到他头发实在太过细软,在干燥房间里越摆弄越生出静电,荣潜握着颈朝他脸看过去时候,班准脑袋已经从一颗稀疏少刺幼年海胆,变成了一颗刺密坚硬成年海胆,张牙舞爪得一批。

 

荣潜对这副样子班准感到欢喜得不得了,忍了又忍,还是凑上去猛亲了他一口,一脸餍足地望着班准泛红漂亮眼睛。

 

班准『揉』『揉』手腕,任凭荣潜一下一下地像只啄木鸟一样亲自己脸,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皱着眉头按了按自己有些钝痛腹部,然问:

 

“几点了?”

 

幸亏昨晚荣潜善心大发地没有做到最,否则他今天肯定是连最普通装『逼』口嗨都做不到了。

 

和地毯上黑『色』花纹融为一手机再次震动了起来,荣潜站起身走了过去,刚要俯下身将手机捡起来,就听见客厅里传来一阵带着怒意叱骂:

 

“犊子,你给我出来!”

 

荣潜忙看向手机屏幕上来电人,有些慌张地和同样凌『乱』青年对视一眼,然把手机屏幕朝向顶着一颗海胆头班准:

 

“妈,妈来了。”

 

班准虽然觉得眼下这种时机他实在不应该笑,但荣潜捏着手机一脸做贼心虚样子又属实搞笑得厉害。

 

这天下恐怕只有他能在接到丈母娘电话喊“妈来了”时候,能活活喊出一股“狼来了”架势。

 

等等,丈母娘?

 

才不是,是婆婆。

 

班准眉头一皱,为自己没骨感到十分懊悔。

 

外面卓眉眉音逐渐朝着主卧方向靠近,“jasper?你在家吗?妈妈来啦。”

 

虽然知卓眉眉不会贸然把门推开,但班准还是再也顾不得去查看自己身前与腿间淤痕,忙披上子就蹿到地上去抓自己衣服,口中还不停地念叨着“完了完了。”

 

注意到荣潜还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班准忙用力拍了一把他腰,力迭得荣潜依着惯『性』向前迈了一步才站稳。

 

紧张情境总是会让人返祖。

 

班准也不例外,收回落在荣潜身上巴掌,便径自抓着裤子作势要套上,同时头也不回地说:

 

“你还啥呢啊,快藏起来啊!去去去,快先进衣帽间里躲着,我没叫你之前,你千万出来!”

 

荣潜脸『色』顿时变得有点难看。

 

班准这话说……显得他好像……很见不得人一样?

 

班英俊先生强撑着酸麻双腿背对着他忙碌身影,让荣潜情不自禁地就将自己代入了荣红杏角『色』。

 

恍惚了一阵儿,荣潜音冷了几分:“准准……”

 

班准裤子刚套上一个裤腿儿,闻言回头看他:“啊?”

 

眼神中焦急不言而喻。

 

荣潜担心他摔倒,走过来扶住班准手臂,可怜巴巴地朝着班英俊先生眨眨眼睛:“我们是合法。”

 

“对哦!”班准右手握拳,重重敲在左手掌心上,脸上表情变得释然了许多,“嗐,忘了,只记得前几天要跟你离婚来着。”

 

荣潜不爱听他说这些话,还没等回应门外卓眉眉,就握着班准肩膀,直接把他背对着推到门板上,低头吻了上去。

 

班准瞬间屏住了呼吸,不敢发出一丝音。

 

他妈跟他们两个只有一门之隔,荣潜这也实在是……太大胆了吧。

 

荣潜推班准力不,惯『性』让班准脑勺控制不住地磕了一下身门板,“bang”地一。

 

卓眉眉音紧贴着门板传了过来:“诶?jasper,什音呀?”

 

班准恼怒地咬了荣潜一口,在心中回答着卓眉眉女士。

 

是你儿子聪明脑袋。

 

荣潜在班准刚闭上眼睛时候,就迅速放开了他嘴唇,变着法儿地憋着坏心眼儿让班准法得逞。

 

“你!”

 

班准刚要骂他,却发现荣潜已经扭开了门把手,面向门外表情也笑盈盈地:

 

“妈,准哥刚才赖床呢,我才把他拔起来。”

 

处处显示着他勤劳、踏实与贤惠。

 

班准借着卓眉眉看不见角度,用力扭了一把荣潜腰。

 

少年背肌肉一僵,旋即反手将他手腕捏在掌心,扯着班准手指尖儿,跟着卓眉眉一儿坐在了沙发上。

 

见班准紧跟着荣潜从主卧里走了出来,准备动之以情晓之以卓眉眉突然就没了词。

 

不是说闹离婚呢吗,这怎还能和和地从同一间卧室里头走出来呢?

 

还有他家准准脖子上……那是……

 

啧啧啧。这年轻人。

 

卓眉眉对荣潜喜爱,让觉得jasper打报告行为,丝毫不足以成为让觉得他爱告状证据,反而认为这是两个孩子处得有打有闹充分条件。

 

荣潜给班准扯了扯发皱裤腿儿,然起身往厨房走去,“妈喝点什?”

 

卓眉眉见两个孩子矛盾已消,自然不会再在这里耽误他们好,忙从沙发上站起来:“妈什也不喝,就是顺路过来看看,你们接着忙哈,妈先走了。”

 

班准整个就是一个目瞪口呆大动作。

 

顺路……还有这顺?

 

从夏威夷顺路到京海城西,再回城东?

 

卓眉眉放下赵伯送来时直接在家中给两个孩子带来饭菜,监督着他们吃完,便找了个得赶快回家喂猪由离开了。

 

在门口送走了岳母大人,荣潜顺势借着墙角『逼』仄,将班准困在自己两条手臂中间,刚凑过去要亲亲班准,就青年一把按在肩膀上,脸『色』苍白地摇摇头,抿唇:

 

“不行……等一下……荣潜。”

 

荣潜『舔』『舔』嘴唇,权当班准昨晚情吓到了,需要时间缓一会儿,便耐心地垂眸欣赏着自己有史以来得到最漂亮战利品,

 

可看着看着,荣潜却突然发现班准脸『色』似乎越来越苍白,甚至已经和平里状态大径庭起来。

 

荣潜急忙握住班准肩膀,紧张地问,“准准,怎了?你哪里不舒服?”

 

班准摇摇头,捂住没有缓解分毫痛意腹部,难受地说:“应该是刚刚吃饭时候有点快了,现在有点岔……”

 

他原本就是个要面子人,如今跟荣潜彻底敞开心扉之,两人也算是坦诚见了,自然要保留着自己在对方心中最美好印象。

 

班准实在不让荣潜见到自己狼狈样,甚至比以往更不。

 

“我回去躺一会儿就好了,你把碗刷了……”

 

班准撑着墙要靠自己力量走回卧室,然而却听见荣潜有些怨怼地念叨了一句“往哪儿走呢……”,随便人直接打横抱在了怀里。

 

瘫在荣潜肩头上,班准才发现自己刚刚竟依照着习惯,朝客卧走了过去,于是挠挠耳垂,抬手按好自己领口:

 

“……你把我智商都吃掉了。”

 

荣潜刚要笑着逗逗他,就听见班准皱眉捂着右下腹位置,脸『色』痛苦地“嘶”了一。

 

处了这久时间,荣潜对班准质完全熟悉。

 

如果不是到了忍不了程度,班准这样要面子人是绝对不会表现出痛意。

 

荣潜没把人放下来,直接进了衣帽间,扯了两件厚重长外套就披在了班准身上,然才穿好自己。

 

担心班准会有抗拒行为,荣潜边给他穿鞋,边温向他解释。

 

“去医院,可能是急『性』阑尾炎。”

 

但班准已经没了力再同他挣扎,连嘴唇颜『色』都变得苍白了许多。

 

“没什大儿,告诉我妈他们。”

 

荣潜点点头,蹭去班准脑门儿上虚汗,“嗯知,准准你『乱』动。”

 

到了医院一看,果然是急『性』阑尾炎。

 

虽然心知是个手术,但荣潜还是在手术室门口来回踱步,坐立不安。

 

没到班准推出手术室,简直像是打了个点滴一样轻松,仿佛当场就能从床上站起来一样有劲儿。

 

躺了好几个时,几乎到了半夜,班准刚医生允许摘掉身上各种仪器,护士就笑着走进他病房:

 

“荣先生,从现在开始,您需要监督班先生在走廊里走走路,排,就可以正常喝水了。”

 

荣潜按住情绪有些激动海獭,笑着答复护士:“好,等他放了屁,我就去找你。”

 

“就很好笑,屁?”班准刚做完手术,脸『色』有些苍白,但要面子脾『性』已经几乎刻进了他骨子里,让他即便在这种憔悴不堪状态下,也可以誓死扞卫自己从来不放屁习惯,“我怎可能会放那种东西……”

 

荣潜也不吭,只憋着笑扶着佝偻着肩背班准步步地在走廊里挪动。

 

“慢一点,不着急奥准准,我们慢慢放。”

 

荣潜时刻提醒着班准不听情,平里极为敏锐情绪在此时班准面前仿佛失了智一样。

 

班准恼怒不已:“姓荣我告诉你,你做人不要太过分了,究竟要我说几遍你才肯信,我班准,这辈子都没有放过屁!”

 

“卟——”

 

寂静走廊隐约传出了一极轻微且短促出。

 

班准挎在荣潜臂弯间手指骤然一僵,慢吞吞地朝前行进步伐也顿时停在原地:“……”

 

荣潜唇角微勾:“哟。”

 

班准顾不上自己因为刚脱离了麻醉状态、还有些站不稳实,直接抽手出来,掩耳盗铃地双手按在自己耳边,装作没有听到样子。

 

一见他这副样子,荣潜坏心眼儿就会在瞬息之间冲上大脑,忍不住要逗逗他,瞧瞧傻海獭羞赧形象。

 

“哎哟,我们准准可真棒,才这一会儿,屁都放出来了。”

 

像发表罪犯最终结案陈词一样,荣潜做出了简明扼要却直击班准心灵陈述,然双手捧住班准脸颊,用力地亲了一口他嘴唇。

 

“啵”地一,班准亲得身子微微仰,抬手要给荣潜一拐子时候,手腕却少年轻松捏住,然囫囵地『揉』了『揉』,放在唇边亲了又亲:

 

“我们准准可真有劲儿,真厉害。”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怪猎崛起》X《索尼克》联动预热 卡普空在本周公布即将上线

下一篇: 男生抱着女生睡会控制得住吗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